作者:唐凤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8-14 13:07:06
选择字号:
H7N9风险研究:灵药还是祸根?
——科学家计划启动禽流感病毒基因功能实验遭质疑

 
这次我们想让公众理解我们想做的事、为何我们需要做,以及我们如何安全地做。
 
批评者认为,功能获得研究不可能预测H7N9或其他病毒是否将变成流行性病毒。
 
流感专家希望也能给自己接种疫苗,以防止另一场大争论的爆发。在近日发表于《自然》和《科学》杂志上的一篇通讯文章中,22位研究人员主张启动H7N9禽流感病毒潜在风险实验。自3月份以来,中国已发现了多例人感染H7N9病例,一些科学家担心这将发展成为致死性人类流行疾病。
 
上述研究人员大多数效力于美国资助的实验室,他们也详述了相关研究的安全性和防范措施。他们将采取各种措施预防自己创造出来的危险病毒“逃出”实验室,或者落入恐怖分子之手。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也在另一篇相关的通讯文章中宣布,将对那些由他们资助的实验项目设置新审查流程。
 
公开意图
 
“该公告的意图是,阻止类似2011年研究另一种禽流感病毒H5N1的科学家卷入全球性争论的事件再次发生,这些争论将相关研究延迟了1年多。”作者们表示。
 
批评者指责那些研究——包括设计能在哺乳动物间传播的新H5N1菌株——带来了很大风险,并且公共监督做得很不够。
 
“对于H5N1,我们的研究因不够透明而备受指责。”荷兰鹿特丹大学伊拉斯姆斯医学中心病毒学家Ron Fouchier说。他是处于H5N1研究风暴中心的科学家之一,也是8月7日发表的通讯文章的主要作者。“因此,这次我们想确定公众能理解我们想做的事、为何我们需要做,以及我们如何安全地做。”他说。
 
不过,公开出击并不能阻止批评的声音。“说得委婉些,为做这件事情而提交的科学证据非常脆弱,并且那些称该研究将带来有价值的东西的声明无足轻重。”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传染病专家、默克公司前主席Adel A. F. Mahmoud说。
 
罗格斯大学分子生物学家Richard Ebright也表示,相关安全预防措施是“不足的和无说服力的”。
 
修改病毒
 
处于争论焦点的是功能获得(GOF)实验,在实验中,研究人员将使用若干技术赋予病毒新的特性,这些特性是其在自然状态下没有的,例如感染新物种的能力,或更容易通过空气传播的能力。
 
在通讯文章中,他们概述了如何通过功能获得实验,操纵病毒的遗传物质,来加强病毒的毒性和耐药性,从而揭开H7N9的神秘面纱。通过这些实验,他们希望能找出病毒致命的原因,以及阻止病毒蔓延的方法。研究人员将严格执行安全措施以便用基因改造病毒,并严格遵守具争议性的流感病毒研究规章。作者认为,这些实验对提供病毒信息、帮助监察病毒和预防流感大流行等公共卫生问题极其重要。
 
一些科学家认为,这些研究对于理解病毒有时出现的细微变化十分重要,这些变化能够使禽流感病毒成为流行性威胁。另外,此举还有助于研发更好的疫苗和进行更有效的监管。但是,也有人对此表示怀疑。
 
2011年年底,饱受争议的H5N1论文最终发表。Fouchier和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病毒学家Yoshihiro Kawaoka分别将自己有关哺乳动物间可传播H5N1病毒的论文提交给了《科学》和《自然》杂志。当时,一个美国政府专家小组——国家生物安全科学顾问委员会(NSABB)由于担心相关细节可能提供一个生物武器蓝图,因此建议不可出版完整版本。
 
这一建议引发了广泛的争论。最终,NSABB同意全文刊发,但条件是H5N1研究人员声明自愿放弃功能获得研究,并且美国政府也随之颁布了新的管理条例。
 
加强研究
 
新通讯文章作者提到,这个世界已无法承担再次的骚动。他们写道,功能获得实验对于测量H7N9风险以及进行防御准备十分重要,并且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科学》杂志报道称,尽管最近没有增添新的人感染H7N9病例,但是这种病毒已经夺去43位感染者的生命,一些研究者担心该病毒会在秋季再次出现,而且目前仍没有可靠的疫苗。日前,研究人员在《英国医学杂志》上报告了首例疑似人感染人病例,患者是一位父亲和其成年女儿。
 
作者还补充道,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研究人员需要启动5条研究线,包括传递性和耐药性研究。为了降低风险,他们许诺仅在“加强版”生物安全级别3(BSL 3+)实验室中工作,并且不会通过增加细菌能力来制作超级病菌。为了支持他们的案例,研究人员表示,有争议的H5N1研究已见成效,因为它能够帮助鉴别令人烦恼的突变,这可以作为中国和全球的H7N9风险评估因子。
 
最新的声明使一些批评家愤怒不已。Mahmoud表示,了解那些突变对识别H7N9风险并非十分必要。“这些突变指导不了任何事情。”法国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病毒学家Simon Wain-Hobson说。
 
此外,批评者还提出,功能获得研究不可能预测H7N9或其他病毒是否将变成流行性病毒。“为那些研究辩护是可笑的。”Mahmoud说。并且Ebright提出,所有的此类研究应该被限制在更安全的BSL-4实验室里。
 
随着研究人员将建议书递呈极有可能投资该研究的美国政府,争论结果将变得明确。(其他国家表现得对其缺乏兴趣。)HHS表示,一个特殊专家小组将审查包括传递性研究在内的这些建议。
 
另一方面,HHS也宣布,对那些由其资助并有机会产生可通过飞沫传播的H7N9病毒的研究,将会加设新的审查制度。不过,他们将会考虑接受那些对科学和公共卫生有长远效益的实验,包括那些有潜在安全风险的实验,并会为实验提供额外防范措施。
 
这将是个漫长的过程,Fouchier表示,美国政府官员仍在评估他和Kawaoka今年早些时候提请的H5N1功能获得研究申请。同时,一些著名的H7N9研究专家表示,自己没有计划继续进行此类研究。(唐凤)
 
背景链接
 
2011年,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病毒学教授河冈义裕和荷兰伊拉斯谟医学中心科学家罗恩·富希耶的两个实验室通过不同的技术借助基因工程技术改造了禽流感基因,将H5N1型禽流感病毒与2009年引发全球流感大流行的H1N1型病毒进行混合,发现在交换一些遗传物质引发基因变异后,所获得的混合病毒能够感染雪貂,还能够通过空气在雪貂之间传播。雪貂是非常接近人的模型动物,也是研究流感的常用实验动物,它们受流感病毒影响的方式与人类相似,因此最终获得的病毒也可能具备人际传播能力。
 
有关这项研究的消息一经泄露立即引发轩然大波,科学界分歧严重,很多科学家指出这是绝对不能被允许的。有人担心,变异的病毒可能会无意中流传出来,或者重要的信息会落入恐怖分子之手,外界因此呼吁终止研究或者不对公众发布重要信息。美国国家生物安全科学顾问委员随即表示,公开发表相关论文可能会带来公共安全威胁,比如恐怖分子可能会依据其中的数据制造出可在人际传播的高致病性流感病毒。
 
在研究引发争议之后,约4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自愿决定暂停他们的工作。这次暂停是为了让政府有时间重新考虑生物安全性的问题并应对公众的焦虑。出于公共安全方面的考虑,国际科学界就此举行了一系列商讨,世界卫生组织还专门就此召开会议,商讨论文能否发表。不过最终,《科学》和《自然》杂志还是刊登了全部的研究内容。
 
之后,全球40名科学家分别在《科学》和《自然》杂志上发表公开信,表示由于自然界中仍存在H5N1型禽流感病毒在哺乳动物间传播的风险,研究人员有责任重启这项“重要工作”。河冈义裕表示:“零风险的实验永远不存在,但风险是可控的,而这项实验将给人们带来的益处要超过其风险。”
 
重启的一系列实验包括,寻找可能使这种病毒在哺乳动物间传播的其他基因突变形式,以及利用更多种类哺乳动物进行实验以评估变异病毒可能在人际间传播的风险等。
 
虽然这些研究人员认为安全开展此类实验的条件已经成熟,并多次强调该研究有益于保护公共健康,但仍有专家认为该研究仍可能带来负面影响,不应重启。
 
《中国科学报》 (2013-08-14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数据赋能农业智慧大脑 找到了!胡椒那么辣的原因
科学家解析非洲猪瘟病毒颗粒精细三维结构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