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孙爱民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7-18 8:29:48
选择字号:
多位专家受访谈四川暴雨灾情缘何这么重
 
■本报见习记者 孙爱民
 
对于今年的四川来说,暴雨来得似乎猛烈了一些。自进入汛期以来,四川遭受多轮强降雨过程袭击,特别是7月7日至11日的罕见特大暴雨更是造成了严重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
 
据统计,截至7月15日16时,暴雨洪灾造成四川全省死亡58人、失踪175人。在人员伤亡中,很大一部分是由暴雨引发的泥石流、滑坡等次生地质灾害造成的。
 
近日,多位专家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四川很多地方都处于地震断裂带上,且经历过汶川大地震和芦山地震的破坏,因此在防范暴雨洪灾时,必须考虑链生的灾害,树立起综合减灾的思路。
 
“三天下了一年的雨”
 
“以前也就下一两天暴雨,这次在汶川地震灾区连着下了三天的强降雨,未来几天还会继续。”7月16日,中科院水利部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乔建平告诉记者,在受灾严重的都江堰幸福镇,最大的一次降雨有950毫米,达到了历史极值,“三天下了一年的雨”。
 
大的地震之后震区容易发生地质灾害,这已是科学界与公众的共识。尽管此次四川暴雨灾情发生前,科学家们已经预测到会有灾害发生,可是灾害强度之大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料。
 
“本身降水量就大,极易发生洪水灾害,再加上泥石流涌进河道、河床被淤高,更是加剧了洪水灾害发生的风险。”中科院成都山地所研究员崔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据中央气象局发布的信息,未来几天四川受灾地区还将有暴雨来袭。
 
对于未来的气象预报,乔建平希望气象部门能进一步提高对强降雨的预报水平,“最好能详细到雨量的预测”。
 
“我们现在做的预警系统,包括一些部门的应急预案,一般都是根据降雨量的多少来决定是否启动。”乔建平表示,如果预报能详细到雨量,将大幅提升防灾减灾工作的效率。
 
震后防灾盲点成重灾
 
此次暴雨灾害中,都江堰市中兴镇损失最为惨重,共有44人死亡、117人失踪。然而,这个镇在汶川地震发生时受损并不严重。
 
“中兴镇在地震时受损不大,房屋都没怎么倒塌,那儿的植被条件特别好,你根本不会想到会发生泥石流灾害。”乔建平告诉记者。
 
中兴镇所在的地层岩性结构,与其他地震时受损严重的地方是有差异的。中兴镇在汶川地震时虽然只受到轻微的破坏,但地质灾害的潜伏性很强。5年来当地都没发生大的滑坡与泥石流,而这次大的降雨却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地震发生时,受到强烈扰动的山体虽然没有受到明显的、强烈的破坏,但是结构上受到了损伤与断裂,强降雨加重了其崩塌的可能。”崔鹏表示。
 
此外,由于汶川地震时受损较小,相比其他地区,中兴镇的老百姓防灾意识普遍薄弱,很多伤亡就发生在山上的度假村里。
 
“以前地震之后,我们把重点都放到了地质灾害分布比较密集的地区,把隐蔽性的地质灾害点给忽略掉了。”乔建平说,这次灾害带来的惨痛教训提示我们,要对防灾减灾的研究重点与研究思路进行调整。
 
共同参与 综合减灾
 
“大的地震会对震区山坡坡体的稳定性造成破坏。一旦遇到极端天气,极易发生大的地质灾害。各部门需要加强联动做好防灾减灾工作。”中科院院士石耀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专家介绍,我国目前的灾害防治基本是按照部门来管理的,山洪归水利部门管理,地质灾害归国土资源部门管理。
 
然而,这种灾害管理方式与灾害本身发生的规律不太相符。
 
“在一个流域内发生的灾害一般是有联系的,崩塌导致泥石流,泥石流又容易抬高河床导致山洪暴发。”崔鹏表示,大的气象灾害往往有链生性,所以在防灾减灾时不仅要考虑单一的灾害,还要考虑链生的灾害。
 
为此,他建议,在治理灾害时要树立综合减灾的观念,从全流域作整体的规划,分部门具体实施,由地方政府进行统一协调。
 
“地震后次生灾害的防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由各部门共同参与的综合减灾可以避免单点治理的弊端,也能在最大程度上减少人民的生命和财产损失。”崔鹏说。
 
《中国科学报》 (2013-07-18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基因工具有望揭开海洋微生物之谜 新研究让你“听”到新冠病毒
追踪废水辨识新冠病毒 大豆开花和高产背后的微观世界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