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段歆涔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5-21 7:49:57
选择字号:
发掘深海沉船 谨防浑水摸鱼
《科学》杂志透视全球水下考古打捞乱象

 

随着越来越多的古代沉船被发现,沉船残骸的保存在国际上成为一个棘手的问题。图片来源:T.A. SANTOS ET AL.
 
■本报实习生 段歆涔
 
1993年,考古学家勘探葡萄牙里斯本附近的海底,在水面10米以下的位置,发现了几块从泥和胡椒子构成的糊状物里伸出的老旧木料。该位置有被洗劫过的痕迹,在外观上并不起眼,但是却包含一个重大的发现:这些残骸是一艘古老木船的碎片,该船建造于文艺复兴时期,是一艘来往于印度进行贸易的葡萄牙商船。它航行的路线之后是世界上最长且最危险的商路——从葡萄牙前往印度(胡椒和香料的产地)。美国得州农工大学的航海考古学家Filipe Vieira de Castro说:“这艘船是那个时代的旗舰。”
 
深埋海底的瑰宝
 
据文史资料记载,这艘船犹如一个漂浮的微型城市,共承载了450人。但是很多研究者认为这些描述有一定的夸张性。Castro和同事于1996年开始对遗址进行挖掘,利用17年进行研究。最终,他们无论在船体设计,还是航行能力方面都取得了一些研究成果;他们将最重要的发现刊登在2月号的《考古学杂志》上。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市弗林德斯大学航海考古学家Wendy Van Duivenvoorde说:“该团队从沉船残骸中提取出的数据的丰富程度远超人们的想象。”可以得出的结论是:该商船无愧于它的盛名,确实为一件精致复杂的工艺品。
 
由于水下沉船的挖掘和分析技术在不断提高,科技的进步使研究这艘文艺复兴时期的沉船成为可能。但是,随着科学家深入研究这些数据,他们发起了一场备受瞩目的保护沉船遗址的战役。寻找失事船只变得史无前例的简单—— 一批又一批的考古学家、探险家、打捞人员和寻宝者都在忙着工作。
 
多年来,海洋法基本上遵循着“谁找到就归谁”的原则,发现遇难船只并打捞出其货物的救助者至少享有获得酬谢的资格。但是,近年来,考古学家认为,海洋法针对海洋打捞的规定不应该适用于古老的、有考古价值的船只。就职于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一家独立咨询公司的考古学家Douglas Comer说:“我们正在失去接触了解人类历史和人类祖先的机会。”华盛顿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负责海洋遗产的水下考古学家James Delgado问道:“为什么来自我们祖先的遗产竟被转化为人们可以购买甚至可以带回家的东西?”
 
售卖这类古器物的公司表示,销售文物的做法本身没有错。世界沉船打捞界巨头——位于佛罗里达州坦帕市的奥德赛海洋勘探公司首席执行官Greg Stemm在一次邮件采访中指出,这类交易能够造福博物馆,使其尽最大限度保存尽可能多的藏品。
 
然而,大部分考古学家都对售卖文物的做法表现出强烈不满。南丹麦大学埃斯比约分校的海上考古学家Thijs Maarleveld说:“考古学的历史一再表明,探索和实地调查的工作被文物的实际市场价值所操纵。勘探的方法和文献记载也因此受到影响,甚至连最基本的观测也变得不可靠。”
 
英国剑桥大学考古学家兼英国上议院议员Colin Renfrew说,随着越来越多的古代沉船被发现,沉船残骸的保存在国际上也成为一个棘手的问题。近日他抨击政府批准奥德赛海洋勘探公司和一家慈善信托基金去挖掘一艘具有历史意义的英国军舰(18世纪中叶于英吉利海峡沉没的胜利号战舰)的计划。他向《科学》杂志表示,很明显,政府不应该允许“这种打捞”。
 
美国国家历史博物馆的海上考古学家Paul Johnston说,每一艘沉船都蕴涵着大量的考古学信息。然而,从水下遗址获取信息却经常是一项艰难漫长且费力的工作。为了勘探里斯本附近运送胡椒的沉船遗址,Castro的团队利用葡萄牙政府提供的50万美元开展挖掘工作,在葡萄牙国家航海考古机构的监督下,拉出船体木材。团队成员花了两年时间来保存这些考古发现,以免其在陆地上遭受腐蚀和磨损。
 
挖掘沉船权利之辩
 
那些目前正在挖掘古沉船并倒卖其中文物的公司极力否认这种行为的负面影响。例如,葡萄牙公司Arqueonautas Worldwide Arqueologia Subaquática拥有一个科学委员会,并雇佣了两名考古学家。该公司自费在其网站上出版考古报告,并自豪地宣称,他们“自1995年起,一直在拯救世界海洋遗产”。
 
其网站显示,经过与塞内加尔佛得角和莫桑比克两地政府的谈判,该公司已经拥有上述两地海洋考古特许执照。
 
据Arqueonautas公司发言人Miguel Gomes da Costa介绍,该公司18年来已经在全球定位了150艘沉船,并挖掘了位于非洲的18艘沉船。他强调,在许多地方,当地海洋盗墓者和拖网渔船正在严重威胁沉船的境况。为此,需要采取有效恢复手段保护这些沉船。
 
然而,能够确定的是,这家公司也在倒卖从沉船中打捞上来的各种古董。对此,Miguel Gomes da Costa表示,在莫桑比克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你不可能指望当地政府用纳税人的钱来资助海洋考古”。他强调说,Arqueonautas公司已经为该国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服务,帮助他们挖掘受到多种威胁的沉船,挽救重要文化遗产,并且,这些被打捞上来的物品已经在该国的博物馆中进行展示。该公司只是出售了一些“重复的沉船古董”,主要是各种硬币和中国瓷器,以此来获得资金。
 
不过,许多考古学家认为,Arqueonautas公司在莫桑比克获得的特许执照——使其能够勘探700公里长的海岸线,已经阻碍了当地水下考古学家的研究工作。“在该公司与政府签署协议之前,当地考古学研究曾经蓬勃发展。”莫桑比克爱德华多·蒙德莱恩大学专家Ricardo Teixeira表示。
 
“胜利号”能否带来胜利
 
在发达国家,许多政府也被如何处理沉船和应当为水下挖掘工作拨款多少等问题困扰。联合航海考古政策委员会主席Robert Yorke告诉记者,在英国,一场关于是否应当商业挖掘“胜利号”战舰——曾经的海上最强战舰的争论已是风起云涌。
 
据了解,“胜利号”于1744年10月在英吉利海峡因风暴沉没,导致1100多名英国水手丧生。
 
2008年,奥德赛公司发现该船沉没的位置在英国海域之外的水下75米处。此后,这家公司自称“财产救助者”,并在网络上发表关于捕鱼以及水下盗墓者正在威胁该船的相关论文。
 
据国际海洋法,英国政府请求在这艘海军沉船上拥有司法权,并且接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大会的附属条款——不得买卖沉船中的古董,以此作为“考古学界的范例”。
 
不过,2012年1月,该国政府将“胜利号”委托给了一家由Robert Balchin和另外两位投资人于2010年10月成立的“海洋遗产基金会”。其中,Robert Balchin是保守党领军人物,也获得过Lingfield勋爵称号。
 
在一份网络资料中,奥德赛公司提到,该基金会已经同意支付公司此前为此项目进行的投入,并对其从沉船中打捞并修复的硬币、古董支付“合理价格”的50%到80%。
 
然而,批评者们很想知道,这笔资金从何而来。“主旨内容为水下文化遗产保护的UNESCO大会明确规定,不得将贩卖打捞文物的资金用于资助挖掘沉船遗迹。”Renfrew说:“现在,挖掘‘胜利号’这一计划算是撞在枪口上了。”
 
不过,Stemm并不认同上述观点。他表示,基金会虽然拥有从沉船中打捞出来的古董,但并不会出售它们以偿还奥赛德公司。对于偿还资金,他们将从其他渠道进行筹集。但是,该基金会筹集资金的相关计划并不清晰。
 
对此,去年11月,Balchin表示,“计划的详细内容将会在基金会报告年度财政状况时公开。”
 
Renfrew等反对者则在等待英国国防部是否会同意奥赛德公司的挖掘请求。Renfrew相信,国防部的最终结论会影响各国政府的决定。“这已经上升为一个道德问题了。”他在上议院辩论时说,“国防部如果作出不当决定,会令世界其他国家认为英国政府在处理其水下遗产问题时软弱无力。”
 
《中国科学报》 (2013-05-21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鸽子羽毛让机器人像鸟一样飞翔 薇甘菊:“疯狂”的植物杀手
科学家研制出“活砖头” 银杏凭什么能活千年?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