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牟一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5-10 8:37:07
选择字号:
科研妈妈:我的科研我做主

图片来源:NB素材库

一个极品导师曾经说过,科研的王国里是不分男女的。他们同样都得做实验、写文章、申请项目基金、讨论科学idea,干着相似的活,有着相似的悲喜感受。
 
然而,从科研女升级为科研妈妈的那一刻起,一切又变得不同。科研,离不开人;宝宝,离不开妈妈,在科研和宝宝之间,如何平衡——
 
■本报见习记者 牟一
 
今年的5月12日,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的副研究员刘娜即将迎来她的第一个“母亲节”,去年荣升为妈妈的她,带着些许的疲惫与兴奋,陪伴着她的宝宝已经数月了。
 
中午,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电话另一端的刘娜正在家里给宝贝女儿喂奶。“现在有哺乳假,每天我都得利用中午2个小时的时间回来喂奶,”她解释道,“一会儿还要回单位指导学生做实验。”
 
每年,在全国大大小小的科研机构里,都会有一批又一批怀孕的科研女青年。“今年就有好几个,细胞重点室的小翠已经怀孕38周了,马上要生了,”记者向某研究所科技处的老师了解道,“昨天还看见她来单位呢。”
 
自从有了宝宝,接受采访的科研妈妈们都表示,科研工作放缓了,有时是做科研的心态起了变化。而她们并没有因为宝宝,放弃了科研,还在坚持自己的科研梦想。
 
科研上受影响
 
“孩子对科研的影响真的很大啊!”刘娜无奈地说。以前,经常做分子生物学实验的她工作十分拼命,加班、熬夜,工作连轴转,助理研究员工作几年后,就晋升副研究员了。她也就考虑生个宝宝了,当时已是年芳三十有余,属于高龄产妇,“再不怀就不孕不育了”。
 
“每天上班工作两三个小时,中午回家喂奶,下午再回单位工作两三个小时,做科研的时间真的变少了。”刘娜向记者倾诉,“而且,最要命的是,以前做科研,脑子里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怎么实验做啊,吃饭睡觉都在想,科研思路断不了。现在不行了,总是断断续续的,看个paper也要花费好长时间,直接影响了对课题想法的分析和讨论。”
 
刘娜表示,现在更多的精力给了宝宝,做科研已不如从前了,而且她申请的多个基金项目还要结题,承受着发文章所带来的压力。
 
由于还在哺乳期,实验室有毒有害试剂的存在,使得刘娜尽量不去接触。“很多实验都交给学生去做了,但是肯定不如自己做得踏实,实验进展得很慢。”
 
与刘娜相似,待产的小翠表示,自己以前做生化实验会接触甲醛、二甲苯、聚丙烯酰胺等有毒有害的试剂,在怀孕期间,工作重心不得不改变,她表示只能转向做稍微干净的细胞实验。“对实验进度和发文章肯定是有影响的。”
 
生活很苦很忙碌
 
“一边工作,一边带孩子,那是相当地累,尤其是我现在还在哺乳,晚上在家带孩子休息不好,白天上班工作量大,而且每天中午要跑回家喂奶,没有午休时间,真心累啊。”在深圳某生物公司做研发的“80后”辣妈璐璐抱怨道。
 
“工作还哪敢像以前呀,不只精力有限,身体扛不住,心理也受不了,加班加多了晚上回家看着宝宝就觉得亏欠了她,而且现在做实验就担心对身体有影响,怕再影响到孩子。”璐璐说道。
 
“仪器不能停,实验经常离不开人。”璐璐介绍着她的项目,如果领导交给的任务工作期限是10天,必须从第一天就开始做,实验是需要一个反应过程的,一步接着一步,才可能完成任务。不可能休息5天,再工作5天。“做不完只能加班。”
 
与璐璐不同,中科院软件所的科研妈妈晓凤选择带着冰包上班,由于家里离单位远,来回要两个小时,而且上下班还要刷卡,她只能把哺乳假调休到早上,这样每天上午10点上班,在单位只能把奶挤出来放到冰包里保存。
 
“每天都得拎着冰包挤地铁,单位很多同事都是这样的,”晓凤感到并不辛苦,“天天都要去洗手间里挤奶,快时一次要20多分钟,每天得挤两三次。”
 
“只有自己当了妈妈,才觉得当年妈妈的辛苦和伟大。”采访的几位科研妈妈均表示。
 
做科研的人,熬夜是常态。而自从有了宝宝,科研妈妈们都不能熬夜了。
 
“晚上八九点就睡觉了,跟着宝宝一块睡。”刘娜说。
 
“那晚上能睡多久呢?”记者问道。
 
“这个不好说,得看宝宝了,她不哭就没事,我们就可以睡觉。”
 
“那她天天都哭吗?”
 
“哭呀,每天晚上都会哭几次,2个小时就得喂一次奶,睡得不怎么好,已经习惯了。”刘娜抱怨着。
 
心态乐观很重要
 
“我觉得科研妈妈在孩子小的时候还是应该以孩子为主的。”小翠表示,“怀孕这几个月我还真是没什么不舒服的,精力一直不错。”
 
心情能够保持愉悦也少不了来自导师的关心。“一般工作到下班就回家了,下雪天老师们会提醒晚来上班。”小翠表示,老师们都很照顾她。
 
晓凤也显得很乐观,“工作上还是挺有干劲的”。她很兴奋地说,做了妈妈感觉好神奇,看见孩子从那么小,一天天地长大,慢慢地能够从翻身、爬行到坐立,感觉很有成就感,特别骄傲和欣慰。
 
在产假期间,晓凤评上了副研究员。目前她还在做很多项目,申请了一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每天还在写一些研讨文章和立项书。“项目忙,有时还会加班的,但是,感觉生活没有多大变化。”
 
相比晓凤,刘娜的工作显得更不易,与她同年进入单位的男同事,现在已经发了很多高分文章,正在申请评正高级职称。刘娜觉得自己有些落后,但是她表示“没办法,科研、宝宝一个都不能少”,她认为,照顾宝宝对科研造成的影响至少得两年或者更长时间,但不会一直存在的,而对于一个做科研的人来讲,2年的时间真的不算什么。
 
有时,科研就像个孩子,需要人去照顾它、呵护它。总是要相信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中国科学报》 (2013-05-10 第17版 生活周刊)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3个国家级杜鹃花新品种获授权 应对全球自然衰退亟需“安全网”
判断河流干旱与否,请看海洋 月亮上的水比我们想象中多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