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陆琦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9-21 8:15:57
选择字号:
“大洋一号”上的“严父”“慈母”

 
船长甄松刚(左一)和政委张宝明(左二)。陆琦摄
 
■本报记者 陆琦
 
目前,“大洋一号”正以12节(每小时12海里)的航速,全速向南大西洋作业区航行。
 
当地时间昨天晚上12时许,我们从东半球来到了西半球;凌晨3时许,我们又从北半球跨过赤道,来到了南半球。
 
受三副刘广东的鼓动,几个女调查队员兴致勃勃地表示要在赤道放漂流瓶,可最终还是在睡梦中跨过了赤道。
 
昨天偶然听见调查队员说起船上的“严父”和“慈母”,不禁好奇,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指船长和政委。仔细想想,还挺形象。
 
第一次见到船长甄松刚,是在上海浦东机场。我们第四航段上船人员同机前往尼日利亚。
 
与大部分船员高大、强壮的身形相比,甄松刚稍显瘦削,穿着笔挺,一头小卷发总是打理得十分整齐,文质彬彬,完全颠覆了好莱坞电影灌输给我们的船长形象。
 
船长,俗称船老大。作为科学考察船的船长,除了普通船的船长职责——协调好船上轮机部和甲板部的工作外,还有另外一项重要任务,即尽百分之百的努力配合好首席科学家和全体科研人员的工作。这是“大洋一号”船长当之无愧的责任。
 
甄松刚于2000年到“大洋一号”船工作,到现在已经12个年头了。
 
他曾连续3年在海上过春节。有人说,太辛苦了。但甄松刚却为此感到非常自豪,非常荣幸。“能够在自己年轻的时候为国家出点力,退休以后回想起来一定是非常高兴的事。所以,哪怕再辛苦我也愿意,为人生添彩,为民族争气,为国家争光。”
 
甄松刚平时话不多,他的语言系统里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他的字典里只有“大家”,没有“自己”。每当记者想跟他聊聊他的故事,他总说:“我没有故事,找大家吧。”
 
在船上,很少见到船长忙碌的身影。殊不知,船舶的安全航行、作业的顺利完成,都离不开船长的正确指挥。
 
为了保证全船人员的安全,船长的辛苦和压力又有谁能体会呢?
 
火灾发生后,甄松刚除了指挥救灾、修复,还要及时向各级领导汇报,常常几分钟一个电话,睡眠不足已是家常便饭。
 
相比船长的严肃、低调,政委张宝明显得可亲可近不少,即所谓的“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吧。
 
记得有一次,两个女调查队员在走廊聊天,其中一个说:“要是现在有包瓜子就好了。”
 
张宝明刚巧走过。他马上回房间拿了包瓜子,塞到那个女调查队员手里,说:“就这一包了。”转头又忙自己的工作去了。
 
自此,张宝明得了个昵称——“阿拉丁神灯”,“向政委许愿吧,他会帮你实现”。
 
政委和船长的分工不同。政委管理全船人员的日常生活及文化、思想动态。张宝明概括自己的工作——“组织、领导、协调是核心”。
 
平常,他组织船上的各项文体活动以丰富大家在船上枯燥的生活,协调各部门的工作,还负责船上的后勤保障等事宜。
 
在船上,张宝明的身影无处不在。有时,你会听到从伙房传来他洪亮的说话声,那是他在帮厨;有时,你会看到他身着工作服出入机舱,那是他在帮机工清洁地上机油;有时,你会被他雄赳赳、气昂昂的步伐给镇住,那是他在安全巡逻……
 
其实,政委有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同船长共同担当船舶安全的责任。
 
在尼日利亚海域期间,张宝明组织临时党委,制定防海盗实施细则、值班点及人员分组等,除了全船动员、教育、培训,他经常半夜起床巡视、督察。停船检修那些日子,张宝明脑袋里一直想着防海盗的事,连续多天夜不能寐,“后来只能问医生拿药了”。
 
正是有了“严父”、“慈母”的一丝不苟、无微不至,“大洋一号”的大家庭才愈发和谐而富有朝气。在“大洋精神”的激励下,一代又一代的“大洋人”为大洋事业拼搏着、奉献着。
 
《中国科学报》 (2012-09-21 A4 综合)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薇甘菊:“疯狂”的植物杀手 科学家研制出“活砖头”
银杏凭什么能活千年? 2019年中国、世界十大科技进展新闻揭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