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贾绍凤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06-6-21 12:41:58
选择字号:
贾绍凤:北京需要主动适应干旱

贾绍凤(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水资源研究中心)

    2006年,整个京津冀和华北平原地区又度过了一个极度干旱的春季。北京市区进入了50年来最旱期,今年也成为河北省自1951年以来同期降水量最少的一年。

    截至5月9日,北京今年平均降水量仅为17毫米,比去年同期减少63%。据北京市防汛抗旱指挥部透露,从1999年到2005年,北京已经连续7年干旱,根据气候趋势预测,旱情还将进一步持续。


    北京发生干旱的频率很高,而且很容易发生连续多年的干旱。从1999年开始的连续干旱,到2005年已经持续了7年,而今年1~5月的降水量仍严重偏少。面对严峻的缺水形势,北京应采取何种对策?

    根本对策:选择适应干旱缺水条件的产业和生活方式

    对北京这样水资源贫乏、易受干旱威胁的特大城市,首先应充分认识当地干旱缺水的自然条件,并在规划设计城市规模、产业发展、生活方式时注意这一条件,避免发展与当地条件不相适应的耗水多的产业和生活方式。首钢虽然曾为首都和全国人民作出巨大贡献,但它的炼钢部分不得不搬出北京,迁往唐山曹妃甸,这说明当初在选址时确有考虑不周的地方。燕山石化也是耗水大户、污染大户,而且位于北京西部上风上水方向,长远来看也应该调整。

    现在应该纠正的一个现象是,缺水的北京还在盲目发展高耗水的人工草坪。人工草坪有施工方便、绿化速度快等优点,但耗水多,在缺水的北京不太合适。北京应该发展不需要人工灌溉的植被。美国的拉斯韦加斯也曾经大力发展人工草坪,但现在已经认识到在干旱的拉斯韦加斯发展人工草坪是个错误,因此政府转而鼓励清除人工草坪,对愿意把人工草坪改为木屑、碎石覆盖地面的单位和家庭,政府给予补贴。北京应该吸取拉斯韦加斯的经验和教训。

    缺水预警制度和预案:以连续的、程度较轻的缺水避免灾难性的缺水

    北京应根据水资源保有数量以及未来的水资源预测情况,制定干旱缺水预警指标,划定缺水预警级别。制定缺水预警指标应主要考虑可以利用的水资源保有量,包括各个水库所蓄地表水的可利用量和允许开采水位以上的地下水可开采量,另外适当考虑未来水资源预测情况。缺水预警级别可以分为黄色和红色两级。水资源保有量不及半年正常用水量可定为黄色缺水预警指标,水资源保有量不及三个月正常用水量可定为红色缺水预警指标。

    针对不同缺水预警级别,要制定不同级别的预案。水是生活必需品,不可一日或缺。碰到严重的干旱缺水时,最基本的策略是尽可能把非常有限的水资源均衡地分到整个干旱缺水期使用,起码要保证整个干旱缺水期最基本的生活生产需要不会出现崩溃的情况。即以连续的、程度较轻的缺水避免灾难性的缺水。也就是说,一旦意识到出现干旱缺水的情况,就要马上把有限的水资源控制和保护起来,尽可能减少用水量,以争取有限的水能用更长的时间。

    做好水资源预报也非常重要。应大力开发和利用现代先进的气候预测、气象预报和水资源预测技术,动态预测未来的降水和水资源情况。如果在年初就能知道本年度是丰水年,就可以安排种植一些需水多的作物,适当安排较大的用水规模;相反,如预测本年为枯水年,就可以针对性地种植需水少的作物,并控制用水规模。

    特别干旱时期的应急办法:动员、限水、提价与应急调水

    目前不太好的一个现象是政府、供水部门、业内有关专家面对严峻的缺水形势非常紧张,而整个社会却没有紧张和行动起来,家庭、工厂用水仍然照常,没有针对缺水情况有所改变。特别是郊区农村居民用水一般实行包月制,甚至还是免费的,没有做到按用水量收费,水用多用少都交一样的钱,浪费水的现象很普遍。

    这种“外松内紧”的处理方式不利于调动各方应对缺水的积极性。应及时把缺水信息告知全社会,动员全社会积极行动起来迎接缺水的挑战。

    限水应是干旱缺水时期必须采取的措施。当出现黄色缺水预警时,可以把正常用水量削减20%,即按正常用水量的80%安排用水。当出现红色缺水预警时,可以按正常用水量的50%来安排用水。而对一些特殊行业用水,可以作出更严厉的限制,例如限制高尔夫球场用水、限制铺设管道浇灌人工草坪等。

    除了采取用水指标限制之外,还应该采取提高水价的经济措施以控制用水。对于丰水期和枯水期应采取不同的水价,在特别干旱缺水时实行较高的水价是理所应当的。当出现黄色缺水预警时,水价可以上浮10%~20%;当出现红色缺水预警时,水价可以上浮20%~50%。另外,结合用水定额,可以对超过用水定额的部分实行特别高的处罚价格。例如,对家庭用水可以借鉴山东烟台、威海1998~2001年持续干旱时期的经验:特别干旱时,每人每月用水量限制在2吨以下,超过限额的按40元/吨的高价收费。

    当干旱缺水非常严重、依靠当地水资源难以维持基本的生活生产秩序时,可以考虑从外部紧急调水以解燃眉之急。但紧急调水应该当做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只有在当地能想的办法都用完之后才能用。北京近年已经从河北、山西紧急调了一些水,对保证北京用水发挥了很大作用,但其中也有值得改进的地方。一是当北京浪费水的现象还很多时,花很大的代价从外地调水是否值得?二是河北、山西也很缺水,它们为给北京调水作出了很大牺牲,但却没有得到足够的补偿,是否应该?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黄龙世界生物圈保护区完成第二个十年评估 人类白细胞用分子“桨”游泳
数十亿年来,地球氧气在腐蚀月球吗 遥感地球脉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