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蒋昕捷 张路延 来源:南方周末 发布时间:2012-4-27 14:24:54
选择字号:
南方周末: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六问毒胶囊
明胶屡变身 执法奈几何

 
“地方政府,包括卫生、质监等部门必须回答公众,这些不法企业的合格证书和许可证书是怎么拿到的?”
 
“未来更需警惕食药用明胶勾兑工业明胶的造假手段。”
  
曾经是中世纪贵族盘中的奢侈品,曾经是拿破仑极力开发的军队蛋白质来源,曾经让人们吃药不再皱眉,让胶卷相机得以走入寻常家庭,明胶,这一功绩卓著的物质,却成了中国食品药品安全领域挥之不去,不时现身的幽灵。
 
2012年4月15日,央视报道,河北阜城县一些明胶企业把皮革废料熬成的工业明胶,卖给药用胶囊生产企业,由此流入修正药业、通化金马等9家药企,送检的13种药物被检出铬含量严重超标。
 
事实上,工业明胶早已屡现食品药品。2012年2月,天津水产市场上就查处了大量被注射了明胶的“注胶虾”。2009年,工业明胶甚至化身为皮革水解物,混入浙江金华一家乳制品企业的产品。
 
四川一家明胶企业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最近该省药检所内抽检的明胶产品“堆得像山一样”,在抽检结果公布前,包括外资企业在内,一律暂停销售。
 
新一轮针对明胶行业的“运动式执法”正在全国展开,能否狙击工业明胶进入食品、药用等危害人体健康的领域,这一切有待观察。
 
问毒胶囊有多毒?
 
2012年4月19日,国家药监局药品评价中心专家孙忠实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时称,“一天吃六个胶囊,并没有吃掉多少铬。所以,要冷静,不要把胶囊铬超标说成是很大的危害”。该人士后来进一步解释称,此次超标的胶囊上,每个含大约1微克铬,一天吃6个,就等于吃6微克,而自己多年服用的善存片,每片就有50微克的铬。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指出,三价铬的确基本无害,1999年甚至还有一项专利,把皮革中的三价铬提取出来给缺铬的人服用。“当然,临床上没有发现任何人因为缺乏三价铬而导致疾病,根本不需要专门去补充。”
 
但更值得注意的是,六价铬离子的危害。朱毅说,如果把工业明胶当做食用明胶来用,要提防六价铬离子的危害,长期过量暴露就会有致癌风险。
 
国际食品包装协会秘书长董金狮则指出,工业明胶中含有六价铬,对肝、肾等内脏器官易造成损伤,在人体内蓄积具有致癌性,此外工业明胶中的铅镉锰砷等有害物质也需要警惕。
 
2009年,卫生部发布了食品生产中禁止添加的非食用物质黑名单,工业明胶名列其中。卫生部卫生监督局食品安全标准处处长张旭东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强调,凡是违规使用都属于违法行为。
 
中国明胶标准是高是低?
 
与国外明胶相比之前,需要了解中国的明胶标准。目前,明胶行业有五大标准,包括食用添加剂明胶标准、食用明胶标准、药用明胶标准,另外还有《药典》中规定的明胶和胶囊用明胶标准。
 
董金狮指出,《食品添加剂明胶》中对于明胶(皮制)铬的限量标准分为三级,A级1mg/kg,B级、C级均为2mg/kg;而药用明胶(皮制)限量要求为2mg/kg。
 
董金狮建议,应提高相关检测标准,将药用食用明胶的铬限量统一修改为1mg/kg。这样有助于提高不法企业在食用明胶中掺杂工业明胶的难度。
 
不过,在广东佛冈快康明胶有限公司生产主管刘国坚看来,中国的标准比国外要严,尤其是微生物和细菌数量方面,而且很多菌体很难控制,对人体健康也没影响,业内一直有降低标准的呼声。
 
罗赛洛亚太区市场总监袁彤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10版中国药典中对明胶重金属、铬含量等的要求比欧洲药典和美国药典都要严格。美国并不检测铬含量,欧洲的铬限量为10mg/kg。罗赛洛是全球最大的明胶生产企业,同时也是中国境内唯一获准出口欧盟的明胶企业。
 
何时纳入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2009年食品安全法颁布实施后,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制定开始进入议事日程。随着工业明胶频频混入食品领域,何时将明胶标准纳入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卫生部卫生监督局食品安全标准处处长张旭东透露,作为食品安全标准制定的前期工作,食用明胶目前已列入GB2760-2011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的目录。同时卫生部正在制定食品添加剂的生产规范,目前已经在网上公开征求意见。
 
张旭东称,按照食品安全法规定,此前关于明胶的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仍然有效。
 
“食品安全标准与行业标准的区别在于,更多地考虑公众健康。”张旭东说,卫生部门不负责产业发展和消费流通,因此会在科学合理的前提下,把公众健康放在第一位。
 
明胶基地频出事,地方政府为何视而不见?
 
河北省衡水市阜城县是中国两大明胶基地之一。早在2004年,在媒体曝光当地工业明胶流入食品企业后,当地政府也曾对非法企业进行查处。5年后,当记者重访之时,发现工业明胶仍在非法流向食品企业。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被媒体曝光的河北学洋明胶蛋白厂依然来自阜城。
 
现在,在衡水市网站上依然能够找到当年整顿结束时的“功绩”——“对经营者从购进到销售实行申请、报检、验收、出厂一条龙管理,有效地监控了明胶生产销售行为。”
 
在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看来,之所以出现监管不力,主要是地方政府“存在多交税,多为地方做贡献,就放你一马”的思想,其次是没有相关措施规定对地方政府问责。
 
董金狮特别提醒,被曝光的河北学洋明胶厂法定代表人宋海新的弟弟宋江新本身就曾为乡镇干部。据媒体报道,原阜城县王集乡人大主席宋江新在看到新闻后,电话指使该厂员工赶到厂区纵火,试图销毁电脑、账本和文件。
 
“地方政府,包括卫生、质监等部门必须回答公众,这些不法企业的合格证书和许可证书是怎么拿到的?”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反问道。
 
谁来担纲监管之责?
 
董金狮专门做了计算,在由动物皮、骨到明胶再到胶囊以及药品的整个生产流程中,相关检验环节多达八道,涉及农业、质检、药监等多个部门。
 
此次央视报道中的检测数据来自隶属于国家质检总局的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综合检测中心。然而启动调查的国家药监局曾对外表示,要对相关企业进行处理,必须由该局旗下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拿出的相关检测结果,才能作为执法依据。
 
这种相互割裂,甚至推诿,事实上已经造成监管主体缺位。
 
汪玉凯指出,参照2008年后中编办出台的规定,出现类似问题应由卫生部来牵头协调。竹立家则建议,在国务院食品安全办公室的基础上成立国务院食品药品安全办公室,把药品安全管理也纳入进来。
 
下一次“毒明胶”会在哪儿现身?
 
明胶分为食用、药用、照相及工业明胶。食用明胶主要用于糖果、果冻、奶制品、肉罐头等食品生产,其衍生产品水解胶原蛋白也广泛应用于保健食品和化妆品生产。药用明胶则作为软硬胶囊等药用辅料。
 
何处将成为下一个毒明胶领域?
 
“公众只能用排除法,看哪些已经倒下了,哪些还没倒下。”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副教授范志红说。如果从流向上看,60%的食用明胶用在糖果上,特别是软糖更多一些。而此前传言加了工业明胶的老酸奶用量仅在千分之二左右。
 
此前,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认为,大型企业不会为了蝇头小利铤而走险。目前工业明胶8元一公斤,食用明胶30元一公斤,差价22元。按照老酸奶添加千分之二的比例,一公斤老酸奶差价仅四分多钱。但现在,朱毅说,如果胶囊都敢作假,那么只能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这些企业。
 
在朱毅看来,未来更需警惕食药用明胶勾兑工业明胶的造假手段,“比如胶囊,就算铬含量检测合格,它也未必没用工业明胶。”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构建更好抗生素 70亿年后,垂死太阳刮什么风
地震波也能测海温 慧眼卫星发现距离黑洞最近的高速喷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