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唐凤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4-10 8:55:46
选择字号:
别坏了科学界的规矩
禽流感论文引发公共安全与信息公开之争

禽流感病毒
图片来源:MEDICALRF.COM/VISUALS UNLIMITED, INC.
 
■本报记者 唐凤
 
3月底,由23位美国国家生物安全科学咨询委员会(NSABB)成员组成的顾问小组在花费两天时间进行重新审定后决定,建议美国政府允许两篇饱受争议的研究论文经修改后全文发表在《自然》和《科学》杂志上。
 
“修改后论文的完整性没有受到影响,保留了几乎所有的细节,我们研究小组非常乐意接受NSABB的这一新决定。”论文的作者之一Ron Fouchier教授向《中国科学报》透露。
 
但是,本是科学研究,缘何惊动政府?
 
细节“雪藏”
 
这是两篇有关如何让禽流感病毒H5N1在哺乳动物之间“更好”地传播的科学研究。而这两篇论文能否自由发表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争论的范围也从是否应该控制敏感科研成果的发布,扩展到合成生命的道德伦理问题。有人认为,病毒一旦外泄,将导致全球上百万人死亡,从而引发了科学道德方面的强烈争议和巨大反响。
 
事件源于2011年年底,荷兰伊拉兹马斯医学中心的Ron Fouchier研究小组和美国威斯康星大学Yoshihiro Kawaoka小组分别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资助下研究发现,对H5N1禽流感病毒进行几处基因改造,可以生产出一种新的禽流感病毒亚株。这种新的病毒亚株能在雪貂中传播,因此也有可能在人类之间迅速传播。
 
两篇论文一经提交便引起科学界和社会各界的轩然大波。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统计,H5N1 禽流感病毒自从2003年记录在案以来,共发生 596 名感染病例,造成350人死亡,致死率过半。
 
然而,荷、美两篇研究论文却显示,只要对H5N1禽流感病毒进行小小的基因调整,就能让它们更容易传染。
 
接受两篇论文的《自然》和《科学》对是否发表论文深感头疼,为此,将相关研究报告提交给了NSABB寻求建议。
 
于是,西方当代科学历史上鲜有记录的一幕出现了。
 
经过探讨,NSABB衡量了相关禽流感研究的利弊,成员一致投票建议两个研究小组对论文进行修改,关键细节不予刊发。美国政府也把这一结论当成了其官方立场。
 
该委员会在《自然》和《科学》上公布了一项声明,肯定了两个团队的研究对公共健康和科学研究的重要意义,但也指出,“存在正在增长的风险,同样的科学研究有可能会被有意地滥用,其后果是灾难性的”。
 
NSABB主席保罗·凯姆指出:“我不能想象出比这种病毒更可怕的致病源,与它相比,就连炭疽也显得微不足道。”
 
《自然》和《科学》杂志经过慎重考虑,表示支持NSABB的建议。
 
《科学》主编布鲁斯·艾伯茨讲述了杂志社里发生的震动。杂志内部就此事宜进行了多次讨论,光是电话会议就已经超过了25次。
 
虽然,《自然》表示尊重NSABB,但主编菲利普·坎贝尔却认为这一建议“前所未有”。他坚持,研究人员获知其他人员的研究细节对公共卫生至关重要。
 
激烈辩论
 
这一决定一石激起千层浪。
 
有科学家表示支持。“将一个致命的病毒变成一个高传染性的致命病毒是一个坏主意,”匹兹堡大学生物安全中心主任托马斯·英格雷斯比认为,“在有些情况下,我认为关于科学界的公开原则是必须有例外的。”
 
当然,两个研究小组对这一决议极为不满,认为论文发表后对于全世界科学家更好地研究禽流感病毒的变异和传染规律非常有价值。“这项研究对于促进科学发展和公众健康是十分重要的,因此需要出版。”Fouchier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更多的科学家也对政府干涉科研发表表示愤怒,认为这破坏了科学界的基本规矩。
 
“实验室改造的病毒几乎不可能造成可以在人群中广泛传播的疾病,认为人类可以重复自然界发生的物种进化和自然选择,是人类科学最典型的傲慢与偏见。”哥伦比亚大学病毒学家Vincent Racaniello对NSABB的决议极为不满,他将NSABB正式宣布上述决议的2011年12月20日称为“科学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WHO也召集专家对此进行讨论,结论是两篇论文应该全文发表。“延迟的全文发表给公共健康带来的益处大过急切的部分发表。”
 
艾伯茨在2012年2月中旬的美国科学促进会温哥华会议上也声称,虽然尊重政府的建议,但是,科学家和卫生官员有权获取最新信息,在没有可靠的机制以确保他们能及时获取信息的情况下,《科学》一贯的立场是全文发表。
 
随后不久的2月29日,美国微生物学会紧急召开关于生物防御和新兴疾病会议,资深科学家仍赞同对发表论文有争议的研究结果采取措施。
 
作为研究者之一的Fouchier出面对自己的研究进行了辩护。
 
他提到实验在一个BSL-3级、负压、经高效空气过滤的实验室内进行,所有研究都在3级生物安全柜和3级隔离装置内进行,很多条件与BSL-4实验室很接近。
 
Fouchier还认为在主流媒体的报道里存在两个误区。一是“此疾病传播迅速”。他说:“如果推论其传播效率,这些病毒传播情况达不到大流行水平或季节性流感病毒水平。”二是“如果这些病毒被泄漏出来,将是高度致死性的”。“如果将高剂量病毒直接注射到雪貂的肺里,它们大约在3天内死掉,确实是高致死性的。”Fouchier说,“但是如果雪貂通过鼻腔接触这些病毒,通常根本不会生病。或者可能会有一点流感症状,但不会死掉。”
 
而Kawaoka明确表示不同意NSABB删减草稿的决定,并在《自然》的一篇评论中写道:“在科学共同体争论这种研究的风险和发表问题的时候,我主张应该继续迫切地进行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的传染研究。”
 
尘埃初定
 
除了科学界、伦理界、政界发表声明外,公众也纷纷表达自己的立场。
 
有媒体评论指出,真正需要担忧的,既不是政府部门限制发表敏感信息的动议,也不是科学上迅猛的进步,或者伦理学家深度的关切,而是他们彼此之间自说自话,不倾听对方。
 
随着各方争论的不断深化,《自然》发布消息称,NSABB终于在3月29日~30日发表声明表示,美国政府允许全文发表两篇论文。
 
声明提到,美国卫生和人类服务部召集NSABB专家检查两篇论文中关于病毒在雪貂中传染的部分内容的修改情况。经过慎重审议,NSABB一致同意修改后的Kawaoka草稿可以全文发表,并以12∶6的比例,同意发表修改后的Fouchier论文的数据、方法论和结论部分。
 
但是,NSABB依然表示,作为一般原则,它将大力支持不受限制的研究信息传播,除非该信息能被直接滥用,进而对公众健康和社会安全构成重大风险。修改后的数据不会提供足够的信息以至于被立刻滥用,从而危害到国家安全,因此支持发表。
 
Fouchier表示,现在的草稿包含一些附加内容和解释,所以并不容易产生误解。“我们没有删掉很多细节,这很令人高兴。”Fouchier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自然》表示将尽快发表。
 
但是,卫生和人类服务部秘书Kathleen Sebelius表示,美国政府没有义务遵循NSABB的建议,但是这份建议毫无疑问是极有分量的。
 
《中国科学报》 (2012-04-10 A2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