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南海网 发布时间:2012-12-19 15:01:02
选择字号:
海南教授月入上万不愿赡养母亲 磕头后断绝关系
 
他是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的主任医师,一个走出国门、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副教授,他的母亲含辛茹苦将他养育成人,但在老母亲病重瘫痪之际,他却向母亲索要存折和退休工资卡,准备把母亲送去福利院,仅仅是因为他觉得每个月1500元的治疗费和赡养费太高了。母亲不肯,他竟跪在地上给母亲磕了三个响头,声称以此还她的生养之恩,从此和母亲断绝母子关系!
 
李阿婆:亲生儿子要我交出养老金住福利院
 
一提起自己的亲儿子杨小敏,年过七旬的李阿婆就痛哭不已。据了解,已是70多岁高龄的李阿婆原是吊罗山林业局职工医院的一名护士,育有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由于丈夫当年出身不好,社会地位低下,家徒四壁举步维艰。好不容易靠着自己微薄的护士工资含辛茹苦地将儿女拉扯大,供他们读大学直到成家立业,老伴又突然去世,李阿婆只得一个人照顾几个孙子孙女。李阿婆这辈子可以说把全部的心血都花在子女身上,如今老了干不动了,本以为可以享享清福了,没想到却飞来横祸!就在今年10月份,李阿婆被查出患了严重的左右脑梗塞,瘫痪在小女儿家里,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10月中旬,李阿婆的儿女将她送进海口市中医院治疗,好不容易等到病情稍好点可以回家继续治疗时,去哪家又成了三个儿女的难题。以前李阿婆一直住在三女儿家,大儿子和二女儿每个月各支付500元养老费,如今老人病重,想要和儿子住在一起,两个女儿就打算将老人送到大儿子家,再一起负担老人的治疗和养老费用。没想到这个想法遭到大儿子杨小敏夫妇的强烈反对,他们也不同意把李阿婆送去女儿家里,而是要求把老人送去海口福利院。杨小敏说,费用他已经打听好了,正好和老人的退休金一样,所以要求老人交出退休金,自己支付住福利院的费用。
 
对儿子的这个打算,李阿婆非常不情愿,所以就没有把退休金拿出来,见母亲不肯交出存折和工资卡,气急败坏的杨小敏当场就跪在地上给老人磕了三个响头,称这三个响头是还母亲当年的生养之恩,从此之后和她断绝母子关系!
 
“他要求我把工资卡和存折给他,还冲我大吼大叫,问我是不是准备把钱带进棺材里面。”面对儿子的下跪,李阿婆感到十分的心痛。她想不通儿子为什么非要把自己送去福利院。“我又不是没有家,为什么非要叫我去那里呢?在那里我一个人都不认识,为什么我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要这样对我?如果送我去福利院还要我自己掏钱,我还用得着你送吗?”
 
李阿婆告诉商报记者,当时丈夫去世的时候只给自己留了一万多元的存款,几个孙子孙女考上大学的时候,她每个人都给了几千元,现在这笔钱早已用完了。她之前由于要照顾大儿子杨小敏年幼的女儿,就申请了提前退休,所以退休工资每个月都不到1000元,直到今年5月份才涨到1000多元。
 
“那天我女儿背着我去他们家的时候,怎么敲门他都不肯开,足足敲了有半个多小时,后来我女儿砸他的门,他们夫妻俩拿着铁水管就打我们,把我女儿的手都打出瘀血了。进去后我要上厕所也不给我上,叫我‘滚出去’,我不出去就坐在那骂我一晚上,不让我睡觉。”说着说着,李阿婆又哭了起来。
 
妹妹:大哥不肯每月出1500元治疗赡养费
 
说到大哥杨小敏,李阿婆的两个女儿都有很大意见:“我们家只有我哥一个男的,从小妈妈格外宠他,结果养成他惟我独尊的性子,从来就不把妹妹们放在眼里。”杨小敏的家人说,他是主任医师,一个月收入上万元,却连1500元治疗费和赡养费都不肯付。
 
李阿婆的大女儿杨女士说:“母亲本来就行动不便,如果去了福利院,我们更不放心。所以二妹提出把老人接回自己家中,由她来照顾。我提出我和大哥每人每个月拿出1500元的治疗和生活费用,可大哥不同意,坚持要用老人的退休金把老人送到福利院去,还说妹妹就是想挣这个高额的保姆费。”杨女士表示,她妹妹是做导游的,工作时间比较自由,母亲的病24小时都离不开人,所以她觉得妹妹是最适合照顾老人的人选。考虑到小妹已经离异,还有一个在读大学的女儿,整天在家照顾老人肯定就没收入了,所以就表示和哥哥杨小敏每个月出点赡养费。没想到却遭到哥哥的反对,他还指责妹妹居心不良。
 
李阿婆的二女儿小杨女士对此感到万分委屈:“他说我们做妹妹的霸着妈妈,让妈妈不听他的安排。我霸着妈妈就是想霸占家里的财产。我现在和姐姐都写好了赡养合同了,如果他从现在起孝顺妈妈,我和姐姐绝对不要杨家的一分钱。这个都是写在合同里面的。”
 
小杨女士还说:“那次姐姐背妈妈上哥哥家,因为哥哥不开门,姐姐就砸他的门,后来我哥和嫂子开门就打我姐,把我姐姐的手打得肿得老高,直到现在还有淤血。今天他还去我姐的单位闹,说要找我姐的领导出她的丑,叫她赔门。”
 
小杨女士最后说:“我妈妈和哥哥的关系搞成这样,主要原因就是我嫂子从中作梗,搬弄是非。就连我妈妈从他们家的冰箱里拿个什么东西吃都要经过她的同意,要不然她就到处说我妈妈的手脚不干净。”
 
杨教授:恨母亲是因为当年她没好好照顾我女儿
 
随后,记者找到了李阿婆的大儿子杨小敏。杨小敏告诉记者:“她瘫了来一次,再瘫又来。她是有高血压的人,我家在9楼,她要是住进来,我们两个人上班就得请个保姆。现在保姆能请得着吗?网上都说保姆是很难请的。”杨小敏对记者说,他是海南医学院的一名大学副教授,同时兼任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的主治医生,根本没有时间去照顾老人,自己家又在9楼,没有电梯,老人住着也不方便。如果是住在小妹那里的话,他不同意是因为小妹索要的1500元的治疗费用和赡养费。所以,他提出把老人送到福利院是最合适的办法。
 
“国家发退休金的目的就是养老的,对不对?福利院有什么不好?一劳永逸的解决了这个问题。”杨小敏说。
 
当记者问为什么要向母亲磕头断绝关系时,杨教授辩解称:“我磕头是按照中国的传统,感谢她的养育之恩。谢谢她生我养我,我给她下跪把欠她的还给她,这有什么不对?”
 
在随后的交谈中,李阿婆的儿子杨教授向记者表示,他恨他母亲主要是因为当年他和老婆出国进修的时候,他的女儿一个人在海南中学读书,每个星期回家一次,李阿婆没有照顾她。“我的同事打电话给我,问我家里的老人是不是死了。既然那时她要学人家西方国家对小孩不管不问,那我现在也学西方,不理她就是。”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太空“大堵车” 也得“贴罚单” 水氧化还原揭示地幔深部化学新世界
尼人基因让女性更“高产” 万能生物催化剂全长晶体结构获破解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