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唐凤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11-22 8:07:51
选择字号:
美国多数独立研究机构面临极大财政困境

 
资金困扰让美国私有研究机构步履艰难。
 
图片来源:IRS
 
本报讯(记者唐凤)就在前不久,Charles Emerson的研究所被迫解散,这让他沉默下来。下降的美国联邦财政支持和经济不景气让波士顿生物医学研究所(BBRI)陷入空前的财政危机。
 
BBRI开始疯狂地四处筹资,恳求慈善家、寻找合作伙伴,甚至出租BBRI建筑的部分房间,但这些努力收获甚微。“我赞成解散。”BBRI的主管最终表示,“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自然》杂志在线报道称,11月15日,BBRI成员举行投票,最终以61∶15通过了终止这所已经44年历史的研究所的生物医学研究的决议。这些研究包括阿尔茨海默氏症疫苗研究,以及由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发起的成年人肌肉萎缩症研究等。
 
在美国各地,其他独立实验室也为遭遇相似的命运而担忧着。“BBRI只是开始。”福克斯癌症中心首席科学家Jonathan Chernoff表示,“相同的事情也会降临到其他研究所,包括一些更大规模的机构。”
 
独立研究机构能够免于提供教学任务和远离官僚琐事,这些常给大学或医院的研究人员带来负担。但是,它们也无法从学费、行政基础建设和校友那里获得收入——这是大学筹募基金活动的主要驱动力。“相比大学而言,我们虽然有灵活性,但是却很难经历大风浪。”Chernoff说。
 
最终,福克斯癌症中心牺牲了自己的独立性,以避免“遇难”。从2008年经济危机中恢复过来的研究中心从坦普尔大学公共卫生系获得8380万美元的资助。“我们正试着处理这种变化,不知道它会如何改变我们的文化。”Chernoff称。
 
另外,很多生物医学研究所主要依赖NIH的拨款来资助独立研究者。但是,2010年以来,NIH的预算在持续减少,而且这一趋势短期内不太会改变。这对BBRI而言是致命的:很多研究人员开始为新的资金竞争。2010年BBRI收到来自NIH1000万美元拨款,这占了其年度预算的80%以上。但是,今年NIH的拨款直线下降到650万美元。
 
7月,Emerson看到苗头,于是将明年BBRI的NIH拨款设定在300万美元左右。那时,他就意识到,BBRI已经别无选择。
 
像BBRI一样,拉荷亚过敏症和免疫学协会80%的预算也来自于NIH。首席技术官Stephen Wilson表示,5年前学会就意识到即将到来的NIH拨款危机。那时起,拉荷亚学会就在裁员。
 
现在,该学会在训练实验室管理者适当地使用资金,甚至鼓励员工自带咖啡杯而不使用一次性纸杯。像其他一些私有研究所一样,拉荷亚学会也对慈善家的钱包虎视眈眈。
 
而与制药和生物技术公司合作,似乎是这些研究机构的另一条资金出路。莫奈尔化学感觉中心(MCSC)通过建立与世界50多家公司的联系来支持自身运作。
 
不过,企业的钱并不好弄,MCSC总监Gary Beauchamp说:“实业集团也正遭受资金匮乏之苦,因此要通过持续不断的竞争来维持这些关系。”Williams对此也表示赞同:“我们正遭遇惊涛骇浪,学会的所有预算都面临挑战。”
 
而对于Emerson和BBRI而言,一切都太晚了。现在,Emerson关注的是如何帮助研究人员在其他研究机构找到工作,他自己也准备到马萨诸塞大学医学院任职。“现在我只想看到我们的科学家能继续他们的工作。”他说。
 
《中国科学报》 (2012-11-22 第2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海底泥火山是这样产生的 量子纳米金刚石有助更早检测疾病
火星赤道 曾遇洪水 激光核聚变反应堆里程碑:燃烧等离子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