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鲁伟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1-4 8:02:12
选择字号:
殷鸿福院士:科研人员应防止死于安乐
 
■本报记者 鲁伟
 
“我们曾生于忧患,今天我们是否会死于安乐?”日前,地层古生物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殷鸿福在谈到科学道德建设时认为,科研经费极度匮乏的时代已经过去,但历史证明许多人在当今这个阶段会跌入陷阱,这是科学界面临的新考验。
 
为了证明重大科学成果并非都源自充足的经费,殷鸿福结合自己的治学经历说:“我们团队获得的两个国家奖励,其中,金钉子成果花了23年时间,生命与环境协调演化中的生物地质学成果花了26年,它们都是既无(或少)项目支持,也无经费保证的两个成果,大量的经费支持是在成果作出来、引起注意之后得到的。在此之前,我们大约经历了20年的经费拮据状态。”
 
在殷鸿福看来,支持他和团队作出成果的,是不计较科研经费、不计较个人得失的团结集体,而激励这个集体长期坐冷板凳的思想基础,是开拓学科新方向的理想和不断创新、不断成功的快乐和自豪。
 
“然而我们却面临新考验。”殷鸿福指出,目前,经费拮据已成为历史,但需要警惕的是,有的人开始满足于个体经营,不再关心集体;有的人手握大量项目经费,雇佣人力,当起甩手掌柜;有的人在学术上失去追求,目标转向房子、车子、金子……
 
“生于忧患的我们是否会死于安乐?”殷鸿福认为,人生是一条多歧路,生活的每一步都是在作出选择。如果要在治学上有所成就,必须沿选定的方向坚定不移地走下去,不为其他歧路所吸引。
 
“要治学,就要舍得金钱而耐住清贫,舍得功名耐住寂寞,舍得玩乐而坐稳冷板凳。”殷鸿福认为,金钱是双刃剑,它的正反面价值取决于人使用它的目的和实际效果。
 
“科技是力量,人文是方向。”在殷鸿福看来,人文就是那个仗剑的人,我们从先贤遗训中吸取精神的食粮,“高山仰止,虽不能及,而心向往之”。
 
《中国科学报》 (2012-01-04 A1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构建更好抗生素 70亿年后,垂死太阳刮什么风
地震波也能测海温 慧眼卫星发现距离黑洞最近的高速喷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