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南方日报 发布时间:2011-9-22 10:44:09
选择字号:
暨南大学杀浮躁风:专家少管官事 教师多做科研

简仁山 绘
 
今年教师节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到暨南大学看望饶芃子教授时,要求省教育厅、暨南大学研究出台措施,努力为高校教师创造一个可以凝心静气钻研学问的环境,在制度上为专家、学者“挡驾”。
 
笔者获悉,暨南大学计划出台“宁静致远工程”,实施一系列人才培养、支撑和保障的计划。其中包括:为全校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学科带头人配行政秘书或助理,减少其行政职务;给予更多自主权,突出“长远业绩取向”的评价考核机制;并建立学术休假制度,使其在一定时间内集中精力著书立说等。
 
大学“浮躁风”:抄论文 做兼职 热衷“创收”
 
9月8日下午,汪洋书记在暨南大学给师生们作了形势报告后,登门拜访了著名比较文学专家饶芃子教授。席间,汪洋就怎么才能给教师创造更好的工作条件、生活条件“问计”饶芃子。饶芃子说,当下社会氛围相对浮躁,要做到潜心研究学问并不容易。汪洋听后很有感慨,他当即表示:当前要着力给专家、学者、教授创造一个能潜心工作的环境。
 
连日来,汪洋书记的话在广东高校内和网络上反响热烈。“汪书记说出了教师的心里话。”网友“南极洲”在微博上留言。
 
笔者了解到,饶芃子教授在此前的《城市文化与大学教育》文章认为:“随着经济浪潮,社会许多因素进入学校,高校扩大招生,学科众多,内外交流也频繁,整个高等教育比以前更社会化、更世俗化。现在的大学校园,商品意识太浓了一点,世俗化的东西比以前多。”
 
暨大新闻学院教授董天策认为,现在大学的浮躁风还表现在拼凑抄袭造假、热衷兼职创收、师生互搭便车等方面。他认为,这些问题与国内缺乏学术规范、学术伦理教育,缺乏规范的学位机制和成果发表机制等有关。“应该让学术回归学术,在大学里恢复纯洁的文化土壤和学术氛围,在全社会形成尊重学术的风气。”
 
改评价标准:指标减 周期长 培养“大师”
 
如何让老师静下心来,专心专注地做学问?笔者获悉,暨南大学已做出探索,目前正计划出台一项“宁静致远工程”。
 
暨大校长胡军认为,大学“浮躁风”产生的根源,既有市场经济“大环境”的影响,也有大学评价机制这个“小环境”的问题。“现在大学评价机制的核心还是论文,这就像一根指挥棒,有人发不出高水平文章,就发低水平文章。”在谈到如何抑制大学“浮躁风”时,胡军表示,当前大的发展环境以及当前的教育都到了一个节点,要求必须提升高校的教学质量,“这其中最核心的是教师。”
 
据悉,暨大正在酝酿的“宁静致远工程”中,评价标准是最先“开刀”的对象。暨大将在学校国家重点一级学科、重点实验室、文科基地等具有良好科研平台基础的单位里,重点引进培养30至50名能够把握学科发展方向、具有创新能力、在国内外有较大影响,可以冲击国家和教育部重点人才工程的大师级人才培养对象。对于这些学科带头人,学校在考核时,将突出“长远业绩取向”的评价考核机制。不追求短期的绩效,不急于求成,以期获得建设性和标志性的学术成就。“以前有几百个考核指标,今后将大大简化,以前一年一考核,今后也将变成几年一考。”胡军说。
 
院长配“助理”:代开会 做行政 处理事务
 
汪洋书记在拜访饶芃子时提出:如何才能不让事务性工作成为专家教授的负担?
 
“在这方面,现在的大学确实遇到‘两难’。从大学来说,院长、处长等行政职务掌握着资源分配的权力,同时也往往代表了所在领域的最高水平,但教师一旦当上院长或处长,就会有很多具体行政事务,没有充足的时间埋头学术。”暨大科技处处长洪岸对此很有感触。她还同时担任暨大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国家基因工程药物工程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广东省生物工程药物重点实验室主任等头衔。她坦言,自己常常在实验室、办公室和会议室之间来回跑,“有时候参加一个会,一开就是一上午,坐在那里走不了,心里同时想着实验室里的数据,只能干着急!”
 
在很多大学教授看来,弥漫在大学间的“行政化”的风气正让学术研究变成审批与被审批的“游戏”。胡军举了个例子:去年,某高校从国外引进一位高水平专家,但专家还没工作半年就要请辞。原来,从建设实验室、到立项,再到申请资金,这位专家在学校不同的部门来回奔波,要填几十份表格,盖十几个章。如此繁琐的过程,让他望而生畏。
 
对于大学“行政化”这个全国性难题,暨大也有自己的探索。暨大提出,为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学科带头人配行政秘书或助理,减少行政职务,使其免于繁杂的行政事务,有更多空间和时间潜心学术钻研。与此同时,暨大还在机关部门开展“首问”责任制,推行一站式服务。据悉,行政秘书一职将首先在暨大的学院一级试行,为承担重点科研项目的院长配备专职行政副院长。“行政副院长将主要代替院长开各种行政会议,处理具体事务,把院长解放出来,专心做科研!”
 
教师走“市场”:设岗位 看影响 建“人才特区”
 
相对全国,广东高校具有先天良好的经济发展环境,与企业和市场结合紧密,科研成果转化率高。与此同时,在走向市场的过程中,大学教授“走穴”、热衷社交、担任兼职、注重创收等风气也弥漫开来。
 
在“宁静致远工程”推出的同时,也有教师担心:这会不会“矫枉过正”,把正常对接市场的产学研一竿子打倒?商业化的“走穴”与产学研如何区分?如何进一步鼓励产学研、培养研究型人才?
 
“教师频频与企业一起搞‘地下水’,除了个人素养,也有评估机制的问题。”洪岸认为,目前,大学教师的薪酬待遇与职称直接挂钩,而评定职称指标中最重要的是论文。“过分倚重论文指标的导向,其结果是技术研发等同样重要的因素并未同等对待。”
 
洪岸透露,近年来,暨大越来越多的教授呼吁,要革新现有的考核评价机制。“在企业里做技术创新课题,难度往往更大,也更有‘江湖地位’,这些老师在学校却往往连教授也评不上。”另一方面,学校内也有另一种解读:这些人凭什么既在外面的企业里兼职赚大钱,还拿学校里的工资当教授?
 
对此,胡军介绍,为营造宽松的研究环境,暨大正探索实行一种新的分类评价体系。在原有教学、科研型教授之外,增设社会服务型教授,拟按照专利指标、承担企业横向课题能力、在行业中的影响力、贡献度等指标,评定专注于应用型技术研发的人才。除此之外,还将培育组建高水平的创新团队和学术群体,实行“人才特区”等机制,探索产学研合作协同发展的新路。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奋斗者”号回来啦! 太阳CNO聚变循环产生中微子
海底泥火山是这样产生的 量子纳米金刚石有助更早检测疾病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