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靖 曹鹏飞 来源:京华时报 发布时间:2011-9-12 11:13:44
选择字号:
担心保研受影响 获救大学生驴友瞒报个人信息

消防员带一名体力不支的大学生下山。 京华时报记者 潘之望 摄

前天(9月10日)中午,6名“驴友”相约前往延庆县海坨山露营,不料行至半山腰时被困(本报昨天报道)。据了解,6名“驴友”均为在校大学生,其中1人走散后翻过山顶,与河北救援人员联系后成功下山。自前晚7点半开始,延庆县应急办和松山消防中队组织人员历经9小时将另外5名学生营救下山。获救后,部分学生担心保研受影响虚报个人信息。
 
雨夜搜山发现行踪
 
据营救人员称,6名被困人员均为在京上学的大学生。几名学生称,他们是大三的本科生,喜欢户外运动,中秋节前相约放假时进山野营,这是他们第一次爬“野山”,因缺乏经验,连生火工具都没有携带。
 
前天中午,6人自西大庄科村村委会附近进入大山,爬至半山腰时雨越下越大,山路极其湿滑进退两难,无奈之下,几人商讨后,派一名体力较好的男生前去探路,其他人原地等候。不久,探路男生的手机便无法接通,双方失去联系。由于天色渐黑温度骤降,他们只得拨打电话报警求助。
 
前晚7点半左右,延庆县应急办、松山消防中队和民警联合出动,11名消防员和2名当地向导连夜上山搜救。与5名学生走散的男生被河北警方营救下山。延庆县应急办刘主任称,根据另外5名学生在电话里的描述,加上GPS定位,大致确定被困人员在半山腰以上。经过4小时的攀爬,营救人员最终在山上找到被困的5名大学生。
 
要求护送继续登山
 
当地向导徐先生称,学生被困的地方十分陡峭,坡度在50度左右,几名学生靠着大树盘腿而坐,有两名学生因体力不支站不起来。营救人员立即上前搀扶,并接过学生手中的背包。
 
刘主任称,就在营救人员准备带学生下山时,学生却提出要求称仍要上山,还希望营救人员护送一段,“这个肯定不能答应,太危险了。”经救援人员劝说后,被困学生最终同意原路返回。山路陡峭湿滑,不时有人摔倒在地。见此情形,消防员便跑在前面,用随身携带的绳子,牵引着后面的人慢慢下山,6公里的山路,前后用了5个小时。
 
昨天凌晨4点半左右,5名学生被成功带下山,营救人员一脸疲惫,身上多处沾满了泥巴,刚下山便抓起车中的矿泉水猛喝不停。几名学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断地念叨着:“终于下山了。”
 
担忧保研谎报姓名
 
下山后,延庆县应急办询问几名学生基本信息,而他们迟迟不肯回应。随后,西大庄科村村委会带着几名同学前往就餐,在双方的谈话中,几名学生自称是北京科技大学大三的学生,来自于法律、社会学、心理学等不同专业,并写下了各自的姓名和生日等信息。记者随后查询得知,该校并无心理学专业。几名学生事后坦言,留下的名字可能并非全名,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担心此事被学校知道后,对未来的保研有所影响。
 
昨天上午,北京市公安局消防局官方微博发布信息称,几名受困学生为京城财经类大学学生。延庆县应急办刘主任称,为了救援,相关部门花了大量人力和物力等资源,被困人员应该如实登记相关信息。
 
一年多80余人遇险
 
延庆县应急办刘主任介绍,海坨山主峰海拔2241米,为北京第二高峰,属于野山,加上山中有野猪和狼等野生动物出没,私自攀爬十分危险,自去年6月至今,他们已经接到报警求救30余次,被困人数达80余人次,不少人在山中迷路或摔伤。
 
考虑到经常有人被困,相关部门在山上设立了8个信号灯杆,每个灯杆都有明确的编号,上面标明了所处的位置和具体方位信息,同时还有供手机充电的设备。当游客被困后,可就近找到信号灯杆,营救人员便可迅速找到其被困方位。本次几名学生被困的位置便处于8号灯杆上方6公里左右的位置,营救人员正是通过灯杆定位才将他们营救出来。刘主任提醒,现已入秋,天气变凉不宜爬山,如果一定要攀爬,需要做好相关准备,最好有当地的向导带路,避免险情发生。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利用大连相干光源发现冰立方新结构 印度法律阻碍科学家与世界分享新微生物
天问一号完成第三次轨道中途修正 3个国家级杜鹃花新品种获授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