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萌欣 朱叶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1-8-15 8:41:01
选择字号:
“创新不能忘记基础”
王飞跃谈科技创新、学科交叉与解决问题
 
一走进中科院自动化所研究员王飞跃的办公室,目光不由得被那占了整整一面墙的书柜吸引过去:书柜倚墙而立,从地板到天花板,满满当当,全是书。书柜前面办公桌上,除一台电脑外,摆放着各种资料。靠近窗户的位置,是一张小会议桌,挨着会议桌是两盆落地植物,伞叶宽厚碧绿欲滴。房间的另一头摆放着两张沙发,一张茶几。墙上挂着几幅书法作品,有著名学者题写的“明德亲民,止于至善”、“室静兰香”,还有学生为了纪念他归国执教十周年所写的“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上有近百名毕业学生的签名。整个办公室明亮大气,墨香涌动。
 
王飞跃和他的三名学生已经等候多时。他身着一身米色的毛衫西裤,笑盈盈地请笔者坐下喝茶。“我前两天在美国开会,时差还没倒过来,如果我声音低下去你们听不见记得提醒我。”王飞跃解释说。
 
强调创新的时候不要忘记基础
 
王飞跃指出,正确的科研方式应当是带着问题找方法,而不是带着方法找问题。他用了一个生动的比喻,“有些人就像手里握着锤子,硬要造出一个问题做钉子好用锤子去敲它,结果看什么东西都成了钉子,都想去敲。很遗憾今天大多数论文都是这么硬写出来的。而带着问题去寻找方法,首先需要判断是否有现成的方法可用,如果没有就由你来创造,而不是单纯地应用方法。可悲的是现在大多数人还是在寻找适合自己锤子的钉子,而不是去创造”。
 
王飞跃反复强调基础的重要性:“创新对我来说就是要加强基础能力的培养,只有基本功扎实才能谈到创新。”
 
“有的导师认为研究生院的第一年集中教学没有用,我坚决反对。”王飞跃语气坚定地说,“学生与雇员不同,招学生不能只是让他干活。研究生第一年就是应该从从容容地读一些书。学好最基本的东西,是为了锻炼思维,学会如何一步步规划、想问题。”
 
无用之用,众用之基
 
王飞跃1990年在美国伦塞利尔理工学院获计算机与系统工程博士学位,之后在美国亚利桑那大学任教,1998年作为海外杰出人才引进回国工作。王飞跃现在身兼数职,同时担任中科院复杂系统与智能科学重点实验室主任、社会计算与平行管理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以及其他国内国际的社会职务,而且是多家杂志的主编。笔者不禁好奇他是如何管理自己时间的。
 
王飞跃的回答令人意外:“我从来不刻意管理时间。”
 
“该工作就工作,有时间就读东西。”“你们看,我到哪里都会提这个包。”王飞跃从写字台边拎来一个白色的布袋。“这本是人工智能的期刊,” 王飞跃边介绍,边把包里的东西一件一件向外掏,“这是与研究项目有关的社会学书,这是论文、‘973’项目立项书、《人民日报》、Times、The Economist、……”王飞跃随身携带的布袋里竟装有不下十余种资料,涉及学术、经济、政治方方面面。
 
“读书,不要只读自己认为有用的东西,因为真正有用的东西往往是现在认为没用的,徐光启曾说:‘无用之用,众用之基。’我现在做社会计算,跟以前读的好多没用的东西有关,如果不读就无法把计算机和社会学联系起来。”
 
谈到时下十分引人关注的学科交叉问题,王飞跃提出了自己独特的看法:“我相信学科交叉出成绩,但不否认单学科也能出成绩,单学科都学不好又如何去做交叉呢。以后的学科交叉更应该是以团队的形式协作,比如物理专家和信息专家合作,这样叫‘交叉’,而不是一个人既懂物理、又懂信息。在新领域的开创阶段或许需要这种天才,一旦这个领域进入平稳发展期,就更需要有团队合作来推进科研的进展,也就是由创新变成常规。”
 
以解决问题的思路对待问题
 
王飞跃曾换过两次专业,本科学化工,研究生读力学,又在美国拿到计算机与系统工程博士学位。王飞跃是如何完成不同专业之间的过渡的?他讲述了读书期间的故事。
 
“我在念硕士期间,基本上力学相关的专业书都读了。那个时候没有互联网,我们连电影也不看。” “我印象最深的是去美国读书,一下子从力学专业转到计算机专业,心理负担很重,所以有时自信心很重要。我在美国的第一年时间是在图书馆里度过的,很多晚上就睡在机房。力学里数学多,思维逻辑性强,而在人工智能领域多是启发性的理念和方法,之间的差别很大,我甚至都想重新去搞力学。我转专业有两点优势,一是数学基础好,二是做事比较逻辑化,一步步来。我干什么事都以解决问题的思路来对待,专业是无所谓的,所有专业都是为了解决问题。”
 
在王飞跃看来,学习也是一样,解决问题既是学习的目的,也是方法。“学生往往觉得不懂,要等到自己哪天学好了再去干,可哪天才能学完呢?可能学习完了,机会也已错过了,这在信息领域十分突出。其实抱着这种心态的人可能永远都不会真正去学。”
 
王飞跃因在智能控制领域作出的开拓性贡献成为国际知名学者,也是国际研究热点“平行理论”的创始人。面对所取得的一系列杰出成绩,当笔者问到“您如何评价您自己、您觉得您是不是典型的科技工作者时”,王飞跃说:“我只反省自己,不评价自己。我只是一个科技工作者,做自己该做的能做的,典型不典型与我无关。”
 
(作者为中科院研究生院研究生记者团成员)
 
《科学时报》 (2011-08-15 A2 综合)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型肺炎病毒3CL水解酶高分辨率晶体结构公布 稻米蛋白品质形成分子机制获揭示
鸽子羽毛让机器人像鸟一样飞翔 薇甘菊:“疯狂”的植物杀手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