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魏海政 张兴华 来源:中国教育报 发布时间:2011-5-6 11:09:14
选择字号:
中国教育报:大学“官学分离”是否教授治学第一步
山大、华中师大、吉大等高校领导纷纷选择退出学校学术委员会

唐春成 绘
 
近日,山东大学完成了校学术委员会的调整工作,并新设立了学术道德委员会。调整后的校学术委员会由23人组成,校长徐显明不在名单中,这引发了媒体关注。此前,华中师大、吉林大学等高校的领导也选择退出学术委员会,将行政权力与学术权力剥离。
 
校长退出学术委员会旨在推动“官学分离”
 
4月6日,山东大学新调整后的校学术委员会召开了第一次全体会议,这次看似普通的会议,却因校长徐显明在此前退出学术委员会而颇受关注。“程序没变,议题不新,畅所欲言。”山大学术研究部副部长肖金明如此概括“校长退出”后的首次校学术委员会全会。
 
对一所高校来说,学术委员会可以说是学校的核心机构,在包括学校的学科发展、课程设置、人才培养、教学科研成果评定等高校一系列重要事项上,发挥着学术评价和决策职能。一段时间以来,山东大学、华中师大、吉林大学等高校领导纷纷选择退出学校学术委员会。
 
在山大,历届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都由校长担任。在最新一届学术委员会委员的名单中,主任委员由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克明教授担任,其他22名委员也由各学科带头人担任,其中不乏中国科学院院士彭实戈、中国工程院院士张运等学界“大牛”。
 
“从学术委员会的人员构成上看,明显突出了学者的学术主体地位,这是一个很大的亮点。”山大文学院一名教授告诉记者,作为著名的法学学者,徐显明退出学术委员会显然是为了推动学校行政与学术的分离。
 
“学术委员会应该是学术权力的重要表达渠道。”但在采访中,一些高校教授表示,在目前高校行政化的环境中,学术委员会的教授治学功能没有得到充分发挥。以行政为中心,校长、处长、院长几乎掌握了学校的所有学术与公共资源,教授、教师只是被配置的对象,要获得学术资源,就必须获得资源配置权,因此,教授争当处长、院长现象蔚然成风。
 
山大学术委员会委员、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院长刘杰认为,校长任学术委员会主任,不可避免会发挥行政权的主导作用。他认为,学术委员会应拥有决策功能,行政机构的职能是配合执行,而不能由行政领导说了算。
 
应由最懂得学术规律的人作出学术判断
 
对于退出学术委员会一事,徐显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是“很自然”的事。徐显明认为,行政权力在一定程度上替代和侵害了学术与民主的权力。“我退出学术委员会,就是希望能给学术更大自由,推动行政权和学术权分离。”徐显明说。
 
学术委员会主要行使学科建设、学术评价、学术审议、学术决策和学风维护等职能。徐显明说,在学术权力和行政权力的关系上,学术委员会行使的学术公共权力,本质是判断,而校长行使的行政执行权,本质是处理。学术判断追求的是接近真理,行政管理追求的是公共利益与公共秩序,两者有本质上的不同。“应由最懂得学术规律的人作出学术判断,而校长并不是最佳人选。”徐显明说。
 
山大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长江学者”赵国群教授认为,校长退出学术委员会,是把学术权力与行政权力分离的重要举措之一,是高校去行政化的应有之义。学术水平是大学的生命线,作为评议学术水平的机构,学术委员会理应由有学术造诣和良好声誉的学者组成。
 
“说校长的退出让学术委员会摆脱了行政干扰,并不是说行政本身干扰了什么,而是在很多人的潜意识里,或多或少会受到对方行政职务的影响。”赵国群说,如果校长在评议现场,大家说话时可能会有所顾忌。如果没有了行政职务的影响,在进行学术评议的时候,大家同意就是同意,不同意就是不同意,完全靠学识来判断,这样也可以提高学术委员的积极性。
 
在徐显明看来,校长应该是一个好的“制片人”。大学的管理就好比是拍一部电影,制片人是校长,任务是出理念、出钱,保障拍摄顺利;院系的负责人是导演,任务是启发演员“演好戏”,而教授才是电影的“主角”。校长、院长与教授的关系,就好比是制片人、导演与演员的关系,他们间的关系是扁平化的,而不是层级制的。
 
真正实现“官学分离”还需很多工作
 
采访中,很多专家教授为校长退出学术委员会叫好。但也有专家认为,校长退出校学术委员会,只是在高校去行政化的路上走出了第一步。高校官学不分的根源在于体制不健全,校长退出学术委员会并不能解决高校行政化带来的所有问题。
 
山东高校科学管理学会秘书长宋惠国对记者说:“校长退出学术委员会,只是第一步,真正实现高校‘官学分离’,还需很多工作。”
 
山大晶体材料研究所所长、晶体材料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陶绪堂认为,校长退出学术委员是去行政化的一个积极举措。在目前的情况下,暂时还做不到教授治校,至少应该从教授治学开始。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校长退出学术委员会,对高校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分离能起到多大作用还有待观察。“现在很多高校的学术委员会就是一个摆设,一年开不了几次会,而且很多时候是在行政部门及行政领导的要求下才开会,并不是作为学校独立的决策机构在履行权力。”
 
熊丙奇说,要真正做到把学术的决策权还给教授,学校的行政权力服务于学术权力,就要把人事任命、学术资源和经费配置等重大事项交给学术权力来决定。高校推行“官学分离”,必须进行伤筋动骨的改革。简单地讲,就是要建立现代大学制度,推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
 
据了解,山大于2010年年初开始着手裁减不必要的行政机构,探索用“大部制”改革的办法破解高校部门、职级过多的弊端,整合组建了扁平化的学术研究部,将现有的47个学院划分为六七个学部,形成学术组织,全部由学术权威、知名教授组成。徐显明告诉记者,山大正在起草制定大学章程,初稿已经完成,目的也是规范大学的政治权力、行政权力、民主权力和学术权力之间的界限与关系,推进依法治校。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全球植物种类最丰富岛屿“家底”摸清了 新技术探测液—液界面化学过程
科学家发布7年宇宙观测结果 植物如何看见“光”?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