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杨清波 徐方正 戴小河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1-12-20 8:57:01
选择字号:
在有限的人生岁月里,中国工程院院士孙才新对科学怀有无尽的爱,他还是学生的良师益友、严师慈父。他的学生说:“在我们心中,充满大爱的孙老师一直就不曾离开。他的精神将温暖和激励我们,一路前行。”
追忆孙才新院士:大爱一生
 
本报记者 杨清波 通讯员 徐方正 戴小河
 
一辆黑色灵车缓缓驶过重庆大学,停在输配电装备及系统安全与新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前。
 
10多名教授、副教授全部面向灵车跪拜在地,泣不成声:“恩师,您一路走好啊!”
 
灵车里躺着的,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重庆大学教授孙才新。
 
11月25日,在与肺癌顽强斗争3年半时间后,他带着对科学、对人间、对学生不舍的爱,离开了这个世界,享年67岁。
 
那些肝肠寸断、跪别在地的教授、副教授,都曾经是孙才新的学生。
 
爱科学,一生献给高电压事业
 
与科学结缘,使孙才新成为中国电气工程的领军人物。
 
在有限的人生岁月里,孙才新以对科学无尽的爱,成为高电压与电工新技术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输配电装备及系统安全与新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2003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时仅59岁,是重庆市当时最年轻的院士。
 
“我们都说孙院士是累死的,他现在终于可以休息了。”他的学生、重庆大学国家“973”首席科学家唐炬教授说。
 
为研究高海拔、污秽、覆冰(雪)、酸雨(雾)等复杂环境中,高压和超特高压输电的外绝缘特性及放电机理、绝缘配合原则及防止事故的技术措施,孙才新常带队到贵州的高海拔山区,采集一手数据。
 
“冰雪灾害一般都在春节前后,大家都往家赶,孙院士却和我们奔赴现场。”孙才新的学生、重庆大学教授蒋兴良记忆犹新,“刺骨的寒风有时吹得你站都站不稳,天气潮湿得穿在外面的衣服一挤都是水,晚上的风声让你无法入睡……”
 
这样的环境,一度成为孙才新研究工作的常态。但正是深入一线、严肃求实的科学态度,使他在高电压与绝缘技术,特别是在高电压绝缘和故障诊断技术研究领域作出了突出贡献。
 
他的系统成果,推进了外绝缘放电理论的发展,被国际大电网会议专家工作组引用为制定标准的技术支持和国内标准引用,并被西电东送等许多重点工程的设计及运行采用,效益显著。
 
爱学生,言传身教做严师慈父
 
每次见到学生,即使住院期间,孙才新常问的一句话都是:“进展如何?”
 
一篇博士论文递交上来,看完后他将学生叫到跟前:“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严厉的训斥后,他又悄悄写了张纸条:“博士论文只有一篇,因此,应静心修改,不宜操之过急,以免造成评阅人对你终身的不良印象。”
 
当孙才新得知这位博士的妻子带着三个月的小孩到学校和丈夫团聚,因条件艰苦孩子缺少吃的时,他就每天从家里带来用他指标订的牛奶给孩子吃。
 
纸条至今被珍藏着。这位受到严苛批评的学生蒋兴良,现已成为在高电压与外绝缘技术领域特别是防覆冰方面在国际上都知名的专家。
 
在学生眼中,孙才新是良师更是益友,是严师也是慈父。后来成为孙才新博士生的唐炬回忆说:“孙院士还是助教时就很乐于助人。”他夫妻两地分居问题,就是在孙才新的热心奔走下解决的。
 
因为严谨的治学精神、大爱的宽容情怀、创新的科学思维,孙才新培养出获硕士、博士学位和博士后出站人才102人,其中2人获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奖。2008年他获得第四届国家级教学名师奖。
 
爱学科,白手起家而做强做大
 
重庆大学创办高电压与绝缘技术专业比其他高校晚了30年,学校最初投入15万元,还不够买一套交流试验设备。
 
“没有基本的实验条件,怎么教学?”孙才新找到有关部门、厂家,提出用即将退役的设备或质量稍次的元件组装设备,同时答应以培养出来的学生优先输送作为回报。
 
一台达到国际电工委员会(IEC)规定指标的150KV/6A交流污秽实验电源,就这样诞生了。毕业学生则按约优先选派到了有产、学、研合作的企业。
 
后来,许多实验设备都这样走进重庆大学。再后来,他们系统总结了关于“产、学、研结合提高高电压专业办学水平”的教学探索,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一等奖。
 
2006年6月,重庆大学要申报高电压与绝缘国家重点学科。孙才新和他的学生、重庆大学教授李剑一起到加拿大参加学术活动,回国后必须加紧赶材料。
 
李剑返校后加班到深夜12点,将一大摞材料整理好,送到孙才新办公室门口,准备次日中午再找老师拿修改后的材料。
 
“谁知我早上7点到办公室,发现四五十页的申报材料已改好,放到了我办公室门口。”李剑感慨地说,“出国签证时,孙老师身体不适咳破了嗓子,回国坐了将近24小时飞机。那一夜,他都没有休息啊!”
 
正是因为孙才新的不懈努力和忘我工作,重庆大学的电气工程成为国家一级重点学科,处于全国领先地位。
 
爱社会,无私奉献却不求回报
 
作为充满大爱的科学家,孙才新一直关注民生。
 
变压器每年消耗大量矿物绝缘油,这种油通常从石油提取。孙才新觉得不环保。他经过研究,将植物油和生活中的潲水油转化为了绝缘油,还申报了专利。
 
高电压陡脉冲能否不损伤人体又将癌细胞彻底杀死,让患者不受化疗、放疗之苦?孙才新研究提出“安全前提下以高剂量、持续陡脉冲使癌细胞不可逆变化,用电流击穿并杀死癌细胞”的新思路,论文在国际权威专业学报发表后,为国内外广泛关注。
 
重医大附院就此对部分患子宫癌、乳腺癌的大白鼠做动物实验,获得了成功。如今,正准备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申报人体实验。
 
作为重庆市科协副主席,孙才新爱科学、爱孩子,他担任重庆市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首席科学顾问、重庆市青少年科技创新市长奖评委会主任,参加评审15次以上。近三年虽重病在身,但对科协工作从不推辞。
 
一学生告诉记者,孙才新生前最不愿麻烦人,在华西医院抢救时,到了生命垂危的最后时刻,他只说了一句话:“对不起,麻烦你们了。”
 
医护人员听后,当时就忍不住哭了。
 
一位在殡仪馆工作近30年的员工,透过玻璃望着厅内黑压压上千的人流禁不住感慨:这么多年了,头一回见这么多人的送葬队伍。
 
孙才新的学生胡建林博士满含热泪地说:“在我们心中,充满大爱的孙老师一直就不曾离开。他的精神将温暖和激励我们,一路前行。”
 
《科学时报》 (2011-12-20 B2 大学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海底泥火山是这样产生的 量子纳米金刚石有助更早检测疾病
火星赤道 曾遇洪水 激光核聚变反应堆里程碑:燃烧等离子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