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薇 来扬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0-6-21 10:19:55
选择字号:
“罗彩霞”事件再现西安交大
奔波近一年,问题尚未彻底解决

 
上图:刘计龙在学信网上的学籍信息(应当事人请求对相关信息进行了处理)。
下图:冒名者的学历信息。 记者 来扬制图
 
“没事儿,快一年了,我也有点习惯等待了。”刘计龙说。
 
这位西安交通大学的应届毕业生对自己被“冒名顶替”一事的心态,已经从“感觉自己成了‘第N个罗彩霞’,不解决放心不下”,变成了“习惯等待”。
 
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收到刘计龙的来信,称自己“在2005年被人冒名顶替上大学”,而冒名者已于去年毕业。“此事我已联系了多方,要求注销‘冒名顶替’者学籍及学历证书,无奈一直没能解决。”他在信中写道。
 
两份录取榜单,看到也想不到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刘计龙发来的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以下简称“学信网”)截图看到,在“刘计龙”的名字下,有两个不同的学籍信息:一个是2006年9月入学西安交通大学电气工程与自动化专业;另一个则是2005年9月入学河北工程大学信息与计算科学专业。前者的照片是穿着白衬衣打着领带,不戴眼镜;后者的照片穿着粉衬衫和外套,戴黑框眼镜……但除上述不一致外,两个学籍信息中的姓名、性别、身份证号等项目完全一致。
 
刘计龙告诉记者,2005年,正在念高二的他和班里其他几位成绩优秀的同学一起参加了当年的高考。他把这次高考当做一次练习的机会,最终考了547分,比当年的一本线低4分。
 
第二年,刘计龙再次参加高考,以626分——高出当年的一本线近50分的成绩被西安交通大学电气工程学院录取。入学时,他在学校注册学籍的过程中没有出现问题。
 
然而,2009年9月底,正在准备毕业事宜的刘计龙接到了西安交通大学教务处的电话,被告知自己的身份信息“有点问题”。原来,教育部在“罗彩霞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发生后,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学籍信息的普查。
 
刘计龙随后登录学信网,发现自己的身份证号下果然存在两个学籍信息,一个是他本人的信息;另一个“刘计龙”的信息则显示为“2005年入学河北工程大学,学制4年,已毕业”。刘计龙表示,自己不认识照片中的这位河北工程大学的“刘计龙”。
 
据刘计龙回忆,2005年第一次参加高考时,他还没有办理身份证,考试前也没有提交户口本等材料,只是填写了个人的身份证号和家庭信息。由于考得不太理想,刘计龙在考试结束后并没有填报志愿。对河北工程大学的“刘计龙”是如何得到自己的个人信息,又是如何填报高考志愿并被录取的,刘计龙一无所知。
 
记者发现,《燕赵都市报》在2005年和2006年发布的高考录取名单中,分别有2005年河北工程大学“刘计龙”和2006年西安交通大学刘计龙的录取信息。但刘计龙表示,由于当时在准备高考,家人和自己都没太注意,“就算看到了,(也会认为)可能是重名”。
 
奔波近一年 问题未彻底解决
 
刘计龙平时关注新闻,在得知自己的名下有两个学籍信息后,他认为,此事得尽快解决。从2009年9月至今,刘计龙联系了西安交通大学教务处、河北工程大学教务处、教育部等多个部门,但历时近一年,问题仍未彻底解决。
 
2009年9月底,刘计龙向西安交通大学教务处反映了自己被“冒名顶替”的情况,并把身份证交给教务处进行身份审核。半个月后,教务处通知刘计龙,身份已通过教育部的审核,河北工程大学的“刘计龙”是假冒的。对此,河北工程大学将注销冒名顶替者的学籍和学历证书。
 
其间,河北工程大学教务处要求刘计龙亲自去河北工程大学证明自己的身份。考虑到刘计龙的安全问题,西安交通大学教务处的老师拒绝了该请求。
 
此后,河北工程大学没再联系西安交通大学,刘计龙被“冒名顶替”一事被搁置下来。他多次登录学信网,却发现河北工程大学的“刘计龙”的学籍信息和学历证书仍显示在其名下。
 
今年5月,刘计龙再次联系了河北工程大学教务处,并寄送了自己的学籍证明、户籍证明、身份证复印件和2006年西安交通大学录取通知书复印件等材料。不久后,他登录学信网发现,河北工程大学“刘计龙”的学籍信息被注销,但学历证书仍然存在。
 
中国青年报记者就此事分别联系了西安交通大学和河北工程大学的教务处。西安交通大学方面表示,这是该校首次发现有学生被“冒名顶替”,目前已联系了刘计龙本人,并将协助其处理此事。而河北工程大学教务处负责此事的老师表示,刘计龙确实联系过他们,该问题也已经得到解决,其他信息不便透露。
 
记者随后就“发现‘冒名顶替’现象后该如何处理”的问题拨通了学信网的客服电话。网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学生发现同名同姓同身份证号的情况,可以将身份证扫描件、学信网用户名及密码发送到客服邮箱。学信网会暂时屏蔽相同的信息,并把有关情况反映给教育部及招生办。同时,学信网会联系相关的两所学校,查询结束后,会在网上注销“冒名顶替”者的学籍和学历证书。领取毕业证书、撤销冒名者毕业证书等具体事宜,则需要教育部和学校共同完成。“这个过程很快。”该工作人员称。
 
自称比罗彩霞幸运
 
6月8日,刘计龙告诉记者,河北工程大学教务处的负责老师表示,他的信息将在近两天被送到教育部审批,几天内问题就将得到解决。
 
6月9日一早,西安交通大学教务处的老师让刘计龙写了一份“学籍说明材料”。其中详细地描述了刘计龙自2005年第一次参加高考到现在的情况,并来回修改了3次。“老师很严谨,看来问题马上能得到解决。”刘计龙说。
 
刘计龙告诉记者,河北工程大学并未查到假“刘计龙”的信息,他猜测冒名者可能已经工作。在河北工程大学审查自己身份的过程中,刘计龙得知,对方的档案、证件都是假的,且对方并未通过其他途径将这些信息变成“表面上合法”的东西。
 
“只要注销了假‘刘计龙’的学历证书,应该不会再有问题。”自从知道被“冒名顶替”后,刘计龙养成了查看学信网的习惯,如今他最大的心愿便是查询到学信网上冒名者的学历证书被注销。
 
现在,刘计龙已经确定保送就读研究生。刘计龙表示,“冒名顶替”事件对自己大学四年的学习和生活影响不大。在办理个人银行信用卡、领取毕业证书时,没有遇到类似罗彩霞遇到的问题。“这是我比罗彩霞幸运的地方。”刘计龙不担心毕不了业,只是对潜在的问题心存忧虑。
 
在刘计龙的同学和好友中,极少有人知道他被“冒名顶替”上大学的事。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他也早在1个月前就告诉父母问题已解决。
 
6月20日下午,刘计龙再次登录学信网查询。他发现冒名者的学历信息仍然显示在自己的名下,而此时距离河北工程大学教务处老师给出承诺的时间,已经过去了10多天。
 
更多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印度法律阻碍科学家与世界分享新微生物 天问一号完成第三次轨道中途修正
3个国家级杜鹃花新品种获授权 应对全球自然衰退亟需“安全网”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