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丹红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0-3-23 9:09:28
选择字号:
《科学》:科学外交打破美朝僵局
两国合作建立结核病实验室

 
    加州的一位微生物学家正在参与朝鲜结核病实验室的建设。(图片提供:《科学》)
 
当美国和朝鲜还处于对立状态时,在非营利组织和制药公司的帮助下,美国斯坦福大学的流行病学家、微生物学家来到了朝鲜首都平壤,帮助这个国家建立了第一个结核病实验室。尽管他们需要带上所需要的“每一颗螺母、螺钉和电灯泡”,然而,由世界卫生组织推荐购置的实验室材料让这个实验室成为超现代实验室。
 
美国方面希望,通过这次实验室的建设而构筑的外交联系,能够成为两国科学家之间和实验室之间合作的开始。
 
莎伦·佩里是美国斯坦福大学的流行病学家、斯坦福大学领导的加州湾区结核病联盟主席。据新出版的美国《科学》杂志报道,去年11月,她在朝鲜首都平壤停留了10天的时间,和朝鲜公共健康部门的同事肩并肩地工作,包括学生护士到高级医生,目的是帮助这个国家创建第一个能生长分支杆菌属和鉴别耐药物菌株的实验室,分枝杆菌属是导致肺结核的罪魁祸首。
 
11月的平壤,天气异常寒冷,他们每天工作12个小时,穿着厚重的皮大衣,用大锤猛烈敲打破旧的地砖,测试显微镜,安装处理病菌的超现代化橱柜。她说:“我们都全力投入。”
 
佩里和她的同事一直努力让这个合作项目启动。长期以来,美国科学家和他们的朝鲜同事有着断断续续的合作。然而,无论目的多么崇高,除了极少数特例之外,美朝科学家之间的合作项目基本上都是以胎死腹中或放弃而告终。一位资深观察家说,最近几个月,美国部分非营利组织努力与朝鲜同事接触,而结核病实验室的建设则以飞快的速度进行。“援朝美国基督教团体”是位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黑山的一个人道主义团体,在过去15年中该团体为朝鲜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如今,它与加州湾区的结核病联盟和核威胁倡议(nuclear threat initiative)组织合作。团体主席海蒂·林顿说:“我们埋头工作,远离政治。”
 
《科学》的文章指出,合作不是一蹴而就的事。经过多年的经济衰退和20世纪90年代严重的食物短缺,肺结核和其他传染性疾病在朝鲜骤然增加。佩里说,统计数据显示,在2006年至2008年期间,朝鲜结核病从344例增加到1万例。加里·斯图里特是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传染病专家和医生,他说:“这种速度类似于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的发病率)。”
 
到目前为止,朝鲜的临床医生们仍然依赖于老化的诊断技术进行检查,但这种技术只能诊断出一半的结核病患者,而且不能发现患者是否感染具有抗药性的菌株。斯图里特说:“抗药性菌株的流行因此会非常高。”
 
迫在眉睫的药物短缺让形势日益严重。在朝鲜,超过90%的结核病治疗药物由全球药品机构提供,该机构是世界卫生组织所属的一个非营利组织,它今年预算即将告罄。与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会的一项协议将持续提供这些药物,但消息人士说,这项协议最早也要在明年才能开始执行,留下半年的空档期。“这真是一个噩梦。”林顿说,“你不可能让结核病患者没有药物。”根据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协调,佩里希望在今年7月前筹措到100万美元用于购买药品,她和其他人正在努力寻找捐助者。
 
流行病学家路易丝·格雷西姆是全球核威胁倡议组织所属的全球健康安全和流行病学组织的主席,他说,未受抑制的流行性结核病将给“中国和其他邻近国家带来直接威胁”。他希望新的合作项目能加强至今仍处于敌对状态的美朝两国间的关系。斯图亚特·托森是美国雪城大学麦克斯威尔学院的政治科学家,他领导了一项美国—朝鲜信息交流项目,他说:“我们希望,朝鲜和美国的专家在健康领域的合作和信息分享能建立起双方的信任,以解决紧迫的安全问题。”
 
斯坦福大学的政治科学家约翰·路易斯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资深朝鲜问题分析家,他是结核病实验室的最初参与者。2007年,朝美关系处于特别危险之时,路易斯提出了多个缓解紧张局势的办法。路易斯给时任世界卫生组织传染性疾病部主任大卫·海曼斯提出建议,之后他又与斯坦福大学的结核病专家佩里和斯图里特联络。
 
为了奠定基础,2008年2月,加州湾区结核病联盟接待了来自朝鲜卫生部的5人代表团,斯图里特说:“我们鉴别出最迫切的需要。”这就是结核病实验室和不能中断的药物供应。佩里成为这个项目的“驱动力”,她给药业巨子礼来公司的副总裁盖尔·凯塞尔打电话,后者曾在前苏联参加过抗击结核病的工作。凯塞尔与核威胁倡议组织联系,该组织立即邀请佩里提交一份建议书,之后给予他们23万美元用于购置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实验室材料,包括生物安全橱柜、孵卵器、离心分离机、冰箱、细胞培养皿,以及空调、发电机和其他与不稳定电网相配合的设备。“这些都是最新设备。”斯图里特说,“真让我们羡慕。”
 
接下来的挑战是如何将这些装备送到平壤。他们与援朝美国基督教团体合作。林顿说:“多年来,我们一直听取朝鲜医生和健康官员对结核病实验室的需求。”2008年中期,她获知斯坦福大学的一项新努力,并给佩里打电话,她说:“我们有他们需要的专家。”援朝美国基督教团体在朝鲜建有康复医院,并且知道如何从美国商务部获得出口许可证。
 
援朝美国基督教团体被证明是结核病实验室项目建设的关键,因为它获得了朝鲜方面的信任。佩里说:“我们经历了非凡的合作。”2008年12月,朝鲜开始建设结核病实验室,第二年5月,援朝美国基督教团体已经为该项目投资23万美元,并安排佩里和林顿等专家访问位于平壤的朝鲜卫生部下属的国家结核病研究所,并经过仔细讨论提出了一个计划。林顿说:“我们意识到我们需要带上所需要的每一颗螺母、螺钉和电灯泡。”
 
2009年10月,实验室的设备在一个雨天抵达平壤。当他们打开集装箱时,朝鲜研究人员的眼睛都发出了光,林顿说:“你能感觉到这种活力,他们意识到这件事终于发生了。”援朝美国基督教团体将于4月抵达朝鲜,完成电路配线和管道工程,并检查业已完工的项目。斯坦福小组希望在实验室开始运行时培训当地的人力,核威胁倡议组织则计划在实验室运行前再进行一次访问,检查相关设备是否按合同规定使用。
 
朝鲜结核病实验室还在建设之中,美国方面希望,在这次实验室建设中建立起来的联系能够发展为全面的合作。格雷西姆说:“当信任形成时,我们可以依靠这种关系开始科学家与科学家之间、实验室与实验室之间的合作。”
 
《科学时报》 (2010-3-23 A4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黄龙世界生物圈保护区完成第二个十年评估 人类白细胞用分子“桨”游泳
数十亿年来,地球氧气在腐蚀月球吗 遥感地球脉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