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任东杰 赵实 来源:法制日报 发布时间:2010-3-4 14:24:33
选择字号:
吉林农大杀人案开庭 凸显大学生“心理缺氧”危机
 
夜晚的校园,静谧安详,然而,一把高高举起的尖刀瞬间打破了这份宁静,两个天之骄子的命运也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化为尘烟,一个则沦为了杀人犯……
 
去年年底,这起发生在吉林农业大学的大学生郭力维杀死同宿舍室友赵研的案件一经报道,就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是什么原因让他对自己的“上铺兄弟”下此毒手?从案发至今,人们已为其揣测出了众多“版本”。
 
3月1日上午,随着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庭内的法槌声落,围绕此案的谜团被一一解开。
 
“我下决心不能再受他欺负”
 
这是一个脸上还透着几分稚气的大男孩,高高的个子,适中的体型,干净利落的面容,如果不是带着手铐、穿着看守所的马夹,记者怎么也不会将眼前的郭力维同杀人犯联系在一起。
 
从案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3个多月的时间,现在的郭力维显得极为平静,在法警将其带入法庭的刹那,他甚至没有向旁听席上的家人张望片刻,而是按照要求,直接站在了被告人的指定位置。
 
“被告人郭力维,请问你是什么时间出生?”
 
“1986年5月9日。”
 
在问到自己的文化程度时,郭力维略微思索了一下,才回答是大学本科。
 
在法庭上,郭力维这样交代自己杀人前后的心理状态:
 
从上大学以来,赵研打呼噜,一直影响我休息。有一次,我做了一个小视频,传到网上。我们就发生了口角,一直都不来往。事发前两天,他又骂了我一句,我感觉实在是受不了了,自尊心受到打击,下决心不能再受他欺负。在事发前一天,我就去市场买了一把刀。
 
2009年11月13日晚上,我一直玩游戏,直到11点半熄灯,我躺下但没睡着。到凌晨3点半左右,我起来拿出刀,走到赵研床前。他在上铺,我站在床头的桌子上面,掀开赵研的被子,他当时仰面朝上平躺着。我右手握刀,朝他胸部扎了几刀,然后拉起他的被子,捂住他的嘴,直到他不动了我才松手。我扎了赵研胸部三四刀,不超过五刀,也有扎偏的没扎上他。
 
作案后,我用自己的手机打110报警,告诉110接警人员我们的位置,并告诉他这里发生杀人案件了。
 
这时,我们寝室的其他人也都起来了,有的打校园110,有的打120,有的找管理员。同学赵为想去拿地上的刀,我没让。我坐在自己的床上,用毛巾擦手上和身上的血,擦完以后把衣服穿上,坐在床上等警察来。
 
根据郭力维的供述,他曾遭受过赵研的三次辱骂,一次是因为关门声音大,赵研骂了他一句;第二次是因为同学在一起,因为一件小事,赵研又当场骂了他一句。这两次,郭力维都没有和赵研争论,但是却让他感到,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一直觉得不舒服。
 
“去年11月11日左右,我俩当时都在寝室玩魔兽世界游戏,他在游戏里扮演的角色被游戏里的盗贼杀死了,他就骂盗贼,练盗贼的人肯定都有心理疾病。”说起此次行凶的直接导火索,郭力维这样供述道,他在魔兽世界游戏中扮演的角色恰恰就是盗贼,这一点赵研也是心知肚明的,“我听了这话以后,就觉得赵研骂的人是我。我在心里就暗下决心,如果他再骂我,我就杀死他,让他永远都开不了口。”
 
“我没有过多的辩护”
 
在法庭辩论阶段,公诉人提出,郭力维因生活琐事与赵研产生矛盾,遂购买凶器将被害人刺死,有蓄谋杀死被害人的主观故意,并做了充分的准备。
 
“郭力维故意杀人罪成立,应当受到法律的严惩,同时,郭力维在作案后主动投案,其行为构成投案自首,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公诉人在法庭上发表了对郭力维的量刑意见。
 
当审判长对郭力维说他可以自行辩护时,郭力维却表示:“我没有过多的辩护。”
 
郭力维在作最后陈述时言语中带着悔意:“我痛恨自己的罪行,毕竟对社会造成巨大危害,对被害人家属在精神和经济上造成了损失,在这里我要向被害人家属说声‘对不起’,但我更对不起自己的家人,对不起亲人、朋友,对不起一切曾关心帮助过我的人。今生报答不了,来世再报。”
 
但是,对于郭力维的忏悔,赵研的父母“并不接受”,在陈述时表示,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他们并不认为郭力维在案发后的行为属于自首,也并不认同他的悔罪态度。
 
“你说我儿子打呼噜是毛病吗?”据赵研的母亲孙爱华讲述,赵研的家庭比较困难,家里就赵研一个儿子,要不是等着找工作,赵研被杀的那一周应该回家住,现在家中一切的希望都没有了。
 
“我应该赔,必须得赔”
 
在诉讼过程中,作为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赵研的家人向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请求郭力维赔偿赵研的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等共计65万余元。
 
在法庭上,对于给被害人家属造成的损失,郭力维表示愿意进行赔偿。当审判长问他是否同意委托进行赔偿时,郭力维表示不同意,因为他知道家里的经济状况不是很好。
 
由于郭力维将被判刑,没有赔偿的能力,在审判长的追问下,他表示由他的母亲作为民事赔偿的委托人。
 
此时,坐在旁听席前排的一名戴着口罩的中年妇女早已泣不成声。她正是郭力维的母亲顾永凤,她当庭表示,自己可以作为儿子的民事赔偿委托人。
 
当审判长询问赵研的家人是否愿意在民事赔偿部分进行调解时,经过商议,赵研的家人表示愿意放弃赵研父亲的抚养费,其他费用不变,请求赔偿金额共计45.7894万元。
 
此时,审判长转向郭力维,问道:“被告人,你是什么意见?”郭力维回答说:“我应该赔,必须得赔……”
 
经法庭调解,原被告均同意民事部分庭外和解。
 
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案外人语
 
庭审结束后,带着郭力维的相关材料,记者找到了长春心海心理咨询室的国家心理咨询师格林。
 
“心理缺氧”——根据郭力维在法庭上的种种表现与供述,格林对他给出了这样的评价,“从案件中了解到,郭力维属于一个非常内向的男生,很多积怨他都没有表达出来,反而压在内心。”格林分析说在第一次、第二次被骂后,郭力维没有选择与对方调解,反而把愤怒压在心里。这样,所谓的恨就成为他行为的导火索,让他没办法克制自己的行为,把这种愤怒扩大化,自己没有办法解决,才会想到了如此极端的做法。总的看,他的做法比较极端,属于单行线、直线思维,钻牛角尖,没有一个更广阔的视野,思维比较偏执、狭隘。
 
更多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一颗小“月亮”离地球而去  蓝环星云谜题破解
藻类DNA中潜伏巨型病毒基因组 从单细胞窥探生命奥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