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唐瑭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09-9-22 9:20:10
选择字号:
韦钰:快乐比奥数奖牌更实在

 
韦钰 中国工程院院士,全国政协教科文体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科协副主席,中国教育部原副部长,东南大学原校长。
 
2001年教育部和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共同发起的“做中学”科学教育改革实验项目,已成为《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中“未成年人科学素质行动”与“科学教育培训工程”的重要行动项目。经过近8年的实践,“做中学”项目已由初期的北京、上海、南京和汕头4个试验区,44所学校发展到目前的22个试验区,近2000所学校,超过20万名学生接受了“做中学”探究式科学教育。“做中学”项目是中国科学界第一次有组织地参与中小学科学课程的发展,充分肯定科学界和教育界携手共同推进中国的科学教育,“做中学”项目已经成长为我国小学科学教育课程改革的重要试验样板之一。
 
2009年5月22日,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东南大学共建“做中学”科学教育改革实验项目教学中心挂牌仪式在东南大学举行。中心的建立依托东南大学学习科学研究中心韦钰院士为核心的科学教育研究和实践梯队,而韦钰院士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该项目的推广,对于科学教育很有心得。
 
保护孩子的好奇心
 
脑的发育过程通常要持续20多年,一般是从人出生到二十几岁。在大脑发育的不同时间段,需要不同的成长环境。其中,0~6岁是脑发育最快的时期,青春期则是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
 
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历经苦难却愈加坚强,他们能够直面“惨淡”的人生,从来没有想过寻死觅活;相反,另外一些人却非常脆弱,他们经历一点小小的挫折就自寻短见。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这种差别又是什么时候形成的呢?人的忍耐力在0~6岁基本定型,也就是说,一个人是不是具有坚忍不拔的毅力取决于6岁以前。值得一提的是,6岁以前形成的都是一些基本的品质,比如是不是内向、有没有同情心等。与此同时,6岁以前并不适合接受过多的知识教育。很多家长让5岁前的孩子背诵唐诗、《三字经》,是不足取的,因为成人都记不得5岁以前学到的东西。在这个年龄段,更重要的是要保护孩子的好奇心和批判精神。让他们学会从周围环境中提出问题、解决问题。
 
2007年,美国的47个州对3~6岁儿童的学习内容进行了规定。具体规定各不相同,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即不约而同地摒弃了对这一年龄段儿童的知识教学。美国专家一致认为,在这个年龄段最重要的是培养社会情绪能力,培养孩子自信、自强的品质和合作精神。
 
目前国外还有一个针对18岁左右青年的研究项目,他们经过大量现实案例得出结论:18岁左右的青年人的大脑发育还不完善。而在美国,这一年龄段的汽车驾驶员在肇事司机中占很大的比重。所以青年初期的年轻人最好不要独自开车。
 
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比掌握知识更重要
 
21世纪最重要的能力,是综合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
 
跟工业化时代相比,21世纪的人们有很多不同点,其中最主要的有两个不同点。第一,综合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在工业化时代,“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换句话说,只要掌握了知识,尤其是理工科知识,就等于握紧了“金饭碗”。可如今,知识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发达的互联网可以给人们提供所需要的所有知识,关键在于能不能运用这些知识解决问题。现在要解决的,都是从前没有碰到过的问题。以参与“做中学”项目的汉博团队为例,汉博的成功得益于大家的共同努力,没有一个大的团队,没有和社会的联系,就做不成很多事情。团队作战很重要。综合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强了,创新的能力就强了,进而竞争力就强了。
 
第二,交流的能力。要善于把自己的想法以别人乐于接受的方式告诉人家,能够跟别人合作,能够吸引人家跟你共事。另外,还需要激情,没有激情就没有创新。
 
“做中学”的主旨就是要让儿童初步具备科学家研究问题的要素,主要希望达到两个目的,一是培养儿童综合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二是培养儿童的社会情绪能力。在试验中,老师把孩子们带到一篮水果前面,希望他们按照颜色、表皮粗糙程度、味道等各种因素分类。在这个游戏的过程中,孩子们学会了一种很重要的看世界的方法,即任何事物都是可以分类的。随后做另一个试验:给这些孩子一堆球,让他们按大小、功能分类,因为有了前面给水果分类的经验,他们就能够很轻松地完成。最后还要求孩子们表达自己,让儿童两人一组共同向大家介绍自己的分类依据,以培养他们的表达能力和协作精神。
 
简言之,“做中学”有几个要点:一、用归纳法教学,就是鼓励儿童从周围的环境开始,慢慢建构自己的知识;二、教育孩子任何东西都要有实证,无论是自己的实证还是他人的实证,但是一定要找到证据;三、一定要归纳自己的想法,并且把它表达出来。
 
有功利色彩的教育模式不能产生创新思维
 
其实,数学家都反对奥数考试。因为实际上,奥数不是训练数学思维,而是训练做题。很多奥数成绩好的人普通数学不一定能考好。另外,数学好的人不一定会创新,会创新的人也不一定数学就好。
 
那么应该如何培养儿童的科学思维呢?以色列有一个做法,从小学三、四年级的孩子中找一批尖子学生,对他们进行跟踪教学,然后让这些孩子参加考试,优胜者进入专门的学校。在专门的学校里,给这些儿童最好的教育资源,高中时期就给他们配导师。美国很多学校的做法也值得称道,他们要求学数学的人一定要学艺术,因为他们承认激情对学问的意义,看重艺术对人的影响。
 
众所周知,中国在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中的成绩一直非常突出,但是却一直出不了本土的菲尔茨奖(数学界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就像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刘翔一样,因为跑得那么快需要天分,大部分的尖端人才都是有天分的。很多时候,人们可以努力一下,达到很好的程度。但是,要到达行业的尖端位置,需要天分。在这一点上,任何行业都是一样的。把数学学到精深,也是需要天赋的。这么多年来,得到菲尔茨奖的数学家都是有过人的天赋的。中国没有本土菲尔茨奖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我们一直致力于培养数学考试的能手,而并非数学学习的天才。任何带有功利色彩的教育模式都不能产生创新思维。
 
让孩子有一个美好的童年
 
作为家长、老师,要爱护孩子,用心去关爱他们,给他们一个稳定的适合成长的环境。现在国外的幼儿园已经加入了情感教育,如果一个人在幼年时期没有获得爱,那么他就不会爱别人。要让孩子对教养者有依恋的感觉,孩子被谁教养就会跟谁亲密,比如让爷爷奶奶带大的孩子肯定跟父母不亲。家庭中要充满爱,不要忽视孩子。当然,这种爱不是溺爱。比如孩子在搭积木的时候,如果积木倒了,你不要帮他扶起来,要让他自己重新搭,这样才能让孩子自信、自强;孩子跌倒了,不要扶他,让他自己起来,培养其自立的品质,这就叫爱。还要让孩子懂得同情他人、同情动物。
 
总之,要鼓励孩子去感受别人,就是“同感”,也就是尊重别人、琢磨别人、换位思考。过去家里孩子多的时候,兄弟姐妹要互相比较,看看爸爸妈妈对谁好,为什么对谁好,那时的孩子懂得“自省”;现在家里就一个小孩,容易以自我为中心。应该教育孩子学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在美国很多幼儿园的墙上,都挂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牌子,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希望每一个孩子都成为外向的孩子,心里有事就讲出来。不要给孩子施加太大的压力,不要要求孩子都当第一名,任何事情尽力就行了。孩子在童年时期,只要快乐,就够了。快乐的童年比奥数奖牌来得实在。
 
尤其反对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让他上各种各样的培训班,参加形形色色的等级考试。一个人的一生只有一个童年,为了不可预知的将来牺牲童年的快乐,这个赌注太大了,是不可取的。课外学习切不可带有功利色彩。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让孩子学一些乐器是很好的。可以让孩子学学钢琴,不一定要学得很好,但是在孩子不快乐的时候,可以弹琴调节情绪。也就是说,培养爱好以怡情,而不是为了功利。(通讯员 唐瑭/整理)
 
《科学时报》 (2009-9-22 B4 视点)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查看所有评论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汽车也“压不死”甲虫的秘密 华龙一号全球首堆首次达到临界状态
淋巴细胞祖先“浮出水面” 娃娃可能喝下大量塑料微粒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