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思玮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09-9-17 0:23:23
选择字号:
卢柯院士:我国材料学科教育应走多元化发展道路
 
[科学时报 张思玮报道]“随着材料研究的中心从欧美发达国家向亚洲发展中国家转移,中国引领世界材料研究只是时间问题。”中科院金属所所长卢柯院士在材料教育国际研讨会2009(以下简称研讨会)开幕式后接受《科学时报》采访时说。
 
记者从大会主办方中科院金属所得知,该会议从8月31日开始一直持续到9月2日。卢柯与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安伯瑞教授共同作为会议主席。
 
据了解,召开这种专门探讨材料学科教育的国际会议在国内尚属首次。本次研讨会共邀请10名国内外材料教育专家分别作14个邀请报告。主要通过中外本科、研究生教育体系、教育理念、教育方法的比较,探讨新时期材料科学与工程学科教育的新模式和新途径。包括如何发展材料学科低成本研究生课程——远程及网络教育;如何通过来自产业界的实际项目向学生讲授工程创新的新途径;如何加强课堂教学与实验室教学的结合;以及如何加强材料工程教育与艺术教育、材料工程教育与产业界间的相互联系等。
 
卢柯坦言,承办这个会议的前提是我们已经知道国内与国外在材料学科教育方面存在着差距,而本次会议正是帮助我们系统地厘清差距到底在哪里。
 
体制落后 模式单一化
 
“目前国内有近200所大学成立了材料学院系或专业,仅中国科学院系统内涉及材料学科的研究院所就有10多家。”中科院金属所研究生部主任刘敏对记者说。
 
在卢柯看来,国内材料学科教育的发展规模已经“逐渐形成气候”。但他却对材料学科的教育现状表示出一丝担忧。
 
他表示,中国过去几十年的研究生教育基本上沿袭了解放初期的教育体系。而国外却在不断地改革。比如,目前国内还是一个研究生对应一个导师,研究生所学领域也只是导师所研究的范围,并没有更宽的视野。而国外已实行由不同专业背景的教授组成指导委员会来指导学生,方便学生得到更多更全面的选择。
 
在材料学科的课程设置上,卢柯用“面铺得广”来形容西方一些高校。
 
据安伯瑞教授介绍,西方一些高校开始尝试设置不同类型的课程来保证学生的全面发展。比如,他们围绕材料学科设置了材料与社会、材料与政策决策、材料与企业等交叉学科、边缘学科的教育课程。
 
“我们的研究生教育更多注重单一的技能教育。”卢柯说。
 
以中科院金属所培养的研究生就业走向来看,卢柯说,大部分毕业生就业与材料学领域相关,要么从事科研教学,要么去工厂做技术,培养单位就如同“专卖店”一样,不能很好地满足整个社会多层次的需求。
 
融入绿色环保理念
 
材料学科教育并不只是与传统理念中的金属材料相关,它涉及到诸多方面。卢柯从整个学科构成上给记者作了相应的解释。他说,材料学以生物学、化学、物理学等基础学科作为基础,同时又与信息、环境、控制等应用学科相互交叉,并与工业界保持着紧密的联系。
 
“材料研制中考虑绿色环保因素是国际趋势。”卢柯说。
 
他谈到金属所近10年来一直在关注材料研究与环境保护的关系。一方面,在材料研发中尽可能全面地考虑材料的制备和使用过程中对环境的污染。比如,在微电子器件中逐步淘汰了含铅焊料,因为铅会对环境产生污染。另一方面,他们尝试研发一些对环境保护与净化有明显功效的材料。
 
卢柯以云南阳宗海砷污染为例,谈到绿色环保技术在材料研制中的运用。他介绍,金属所的净水材料研究中心已经研制出一种具有高吸附能力的氮氧化物,并已通过了相关的实验证明。
 
“权衡大规模制作这种氮氧化合物材料的成本与环保等方面,现在我们考虑的不仅是吸砷的效率问题,而且还要研究脱砷的工艺。”卢柯说。
 
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还特意开设了《材料全寿命的过程分析》课程。安伯瑞认为,在课堂上有必要向学生讲解材料从生产到使用再到废料回收的整个过程。不能只关注材料的某一段过程,而要关注材料的全过程是否对环境友好、是否经济。
 
“我们在课堂上给学生讲授钢铁材料的制作过程时,还要告诉他们采用何种方式运输钢铁材料既经济又环保。”安伯瑞对《科学时报》说。
 
多元化是绕不开的趋势
 
一些专家曾把能源、材料、信息比作现代社会的三大支柱。他们认为,材料学科教育应该符合整个社会需求的不同“口味”。卢柯说:“材料学教育进行变革是肯定的,不过这种变革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渐进式的。要充分考虑到工业、经济发展等需求来重新建构中国的材料学科教育体系。”
 
他表示,材料领域的科研人才只是社会需求的一部分,这些人才能够在我们的材料学教育体系中找到,但社会还需要一些能够把技术变成产品、把工厂问题转化为科学问题、进行材料学科普等方面的人才,而现行的材料学科教育体系并没有专门培育这方面的人才。
 
据安伯瑞介绍,在国外的一些学校的材料系下面设置了纺织物材料及服装设计等相关专业。科研人员开始从材料学的角度研究材料与服装、时尚的关系。
 
不过,中国的国情与西方不同,学生的数量和工业布局都存在着差异,不能简单地照搬、模仿西方。这是卢柯与安伯瑞一致认可的。“随着材料学研究中心从西方国家向亚洲发展中国家转移,我们的材料学科教育只有适应这一变化不断改革,使其具备相应的灵活性,既要培养出更多材料领域的复合型人才,也要培养出材料领域的科研精英。”卢柯说。
 
采访结束时,卢柯表示,中科院金属所在培养未来材料领域领军人才方面肩负重任。
 
《科学时报》 (2009-9-17 A2 国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查看所有评论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菱形石墨“透视”超导体 “黎明”号揭秘谷神星
茶产业如何打造下一个万亿级目标 新纳米孔材料打破分子交通堵塞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