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计红梅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09-9-15 23:06:58
选择字号:
中国基础软件崛起靠什么
中国计算机学会青年计算机科技论坛在京举行
 
[科学时报 计红梅报道]基础软件,包括操作系统、数据库管理系统、中间件和办公套件等,在信息系统中起着基础性、平台性的作用,有极为广泛的应用,对信息安全也有决定性的意义。然而,中国的基础软件市场却大多为外国跨国公司所垄断。
 
对于中国基础软件崛起之难,企业是最深有感触的。
 
“有一个省曾经进行过一个很大的电子政务招标项目,当时所有的硬件厂商捆绑的都是红旗Linux操作系统。然而,招标结束后,结果却迟迟没有公布。直到后来大家才知道,是微软公司把他们上海一个很‘强’的销售调到了那个省,做了很‘强’的公关工作,最后所有中标的操作系统都改成Windows了。”讲这个故事的时候,中科红旗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郑中源博士一脸苦意。
 
中国要不要发展自己的基础软件?中国的基础软件怎样才能异军突起?从十几年前到现在,这一直是人们争论不休的话题。
 
在日前于北京举行的中国计算机学会青年计算机科技论坛(YOCSEF)上,专家学者和企业家齐聚一堂,再次解读了“我国基础软件崛起之路”。
 
中国软件发展道路之争
 
“要不要发展基础软件,集中反映了中国软件发展的不同思路。”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认为。
 
据倪光南介绍,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应当照搬印度模式。其代表者是麦肯锡咨询公司在2002年所作的《中国软件产业发展战略研究报告》,它主张中国不必发展基础软件,而应像印度那样,主要发展面向出口的离岸外包业务(国际软件和服务外包)。
 
然而,近年来中国软件业的实践表明,离岸外包并不能成为中国软件业的主体。例如,2008年中国软件和信息服务业的销售总额达到了7873亿元,但其中7/8是国内市场的贡献,只有1/8是出口的贡献。即使在这部分出口中,主要也是嵌入式软件的贡献(即华为、中兴公司等所出口的通信设备中包含的软件)。实际上,离岸外包在整个中国软件业中所占的比重只有2%左右。
 
另一种观点认为,发展中国软件主要应依靠内需拉动和整机带动,并建立中国自主完整的软件产业体系。中国具有巨大的内需市场,这是印度所不具备的。如果将这个优势和人才优势结合起来,中国软件业完全可以发挥后发优势,实现跨越式发展。因此,中国应该发展基础软件,因为它是软件产业体系的基础。
 
现在还有一种观点认为,传统的操作系统等基础软件已经过时了,应发展面向网络的新一代软件。对此,倪光南认为,虽然有道理,但是基础软件的作用仍然无法取代,仍是建立软件产业体系不可或缺的要素。
 
《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已把“核高基”(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产品)项目确立为推进我国信息技术发展16个重大专项中的核心部分之一,并明确了发展基础软件的目标。“这说明在国家决策层面上,中国软件发展道路之争已得到了解决。”倪光南说,“核高基”重大专项将覆盖今后的15年,其支持力度之大是前所未有的。
 
国家意志的力量
 
“在中国的IT市场,有这样一个现象:软件做得出来,却用不起来。”这是最让曹参感到头疼的一个问题。
 
曹参1968年赴美留学,1999年回国创办无锡永中公司,现任无锡永中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公司总架构师。他以应用集成及数据集成为理念主导开发的永中集成Office已获得国内外的高度评价。
 
他认为,美国IT产业发展的历史是一种自下而上、自然发展的过程,但这一模式并不适用于中国。
 
他指出,中国IT产业的现状是,所有的电脑都已经是基于英特尔8088系列的CPU;所有的应用软件都已经是基于微软软件开发工具所做;所有的应用软件都只能在Windows平台上运行;每个人都有数百个甚至数以千计的文档是基于进口应用软件的文档格式;用户习惯已经养成;国内的电脑用户已逾亿人,这个基数越大,惯性就越大,要摆脱进口垄断也就越困难。
 
“所以,要摆脱进口垄断越早越好,所有重大产品类别必须同步开发,跨平台的应用软件应该优先做好。”曹参说。
 
倪光南也指出,我国基础软件市场基本上已被跨国公司垄断,而且,软件有很强的自然垄断性,用户一旦习惯了某个软件,就很难改变使用习惯。因此,国产基础软件即使技术上能满足需求也未必能顺利开拓市场。在这种情况下,应当通过政府采购、公共采购等途径为国产基础软件提供市场。此前,财政部发出的《自主创新产品政府首购和订购管理办法》和《政府采购进口产品管理办法》非常重要,应当使这些政策得到真正落实。
 
针对中国基础软件的特殊难题,曹参构想出了一个中国IT产业发展的“三大战略”,那就是“自上而下”、“跨平台”和“利用政府采购资源带动IT产业发展”。曹参的想法是,从替换最接近用户又是通用的应用软件及订制软件做起,再替换软件底层的操作系统,最后换用CPU,逐步过渡替换每个用户都必须要用的浏览器、电子邮件和Office。这些软件都必须是功能完善、性能优越、品质稳定和可跨操作系统平台运行的世界一流产品。同时,逐渐让所有使用的应用软件都可以跨操作系统运行,让平台的转移能平稳过渡。此外,政府采购资源是国家的重大战略资源,一定要用来支持本国产业的发展,这是各国都采取的做法。
 
“国产基础软件已经开发得相当好了,现在到该用的时候了,不用就打不破‘做得出来,却用不起来’的困境。”曹参说。但是,“没有市场,哪有产业”,政府每年要有固定采购软件的预算,率先采购,正版软件市场才能形成规模。“在这种情况下,唯有形成国家意志和战略,国产基础软件才能崛起,否则难以解决。”曹参认为。
 
“开源”的机会
 
“虽然发展国产基础软件是爱国行为,但仅仅打着‘爱国’的大旗是不够的。”天地英才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钧认为,更重要的是要有切实的创新成果,能让中国的老百姓爱用。
 
“国家意志只能是助推器,不能是发动机。”对于政府在基础软件发展中的作用,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副教授陈文光也有自己的看法。不过,他和倪光南、曹参、郑忠源等人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发展国产基础软件一定要走“开源”之路。
 
“推进开放标准和开源软件可以帮助中国软件产业,包括中国基础软件的发展。”倪光南认为,中国的基础软件和开源软件有密切的关系,比如国产操作系统,或是基于开源软件Linux发展起来的,或是自主开发而与Linux兼容的。只要遵循开源软件的许可证,完全可以基于开源软件进行创新,并将创新回馈给开源软件社区。“很多开源软件已发展成为相关领域的事实标准(或事实标准之一),如Linux、JAVA等,这些标准也是开放的,应当大力推进。”倪光南说,推广这些开放标准可以打破垄断,使我们不受或少受知识产权方面的制约。
 
“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3C融合的上网本是打破Wintel垄断的契机。”倪光南进一步指出,当前上网本已成为电脑市场的主流产品。上网本和PC的区别不仅仅在于屏幕较小、价格较低,更重要的是它引入了随时随地获取互联网服务的应用模式。在这种模式下,Wintel架构已没有明显优势,反而有成本高、功耗高的弱点。因此,上网本将不是Wintel一统的天下,如操作系统中Linux已占据30%的份额,ARM、MIPS等架构的CPU也能和x86架构竞争。
 
“上网本能够成为集成应用‘核高基’专项成果(Linux、CPU、Office等)实现产业化的理想目标,因此,中国计算机产业应以上网本产业化为契机,打破Wintel的垄断,建立自主的计算机产业体系、自主的软件产业体系。”倪光南说。
 
《科学时报》 (2009-9-16 A1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查看所有评论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来自“中国”作物,液体黄金将借油菜合成 中国科学家绘制全球首张人类细胞图谱
莫慌,这条“彩虹”是你舌头上的微生物 新冠疫情让太空望远镜“中招”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