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丹红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09-8-18 23:37:06
选择字号:
朱棣文能源研究中心计划遭国会拒绝

美国能源部部长朱棣文是国会听证会的一个熟悉的面孔。图片来源:《科学》杂志
 
创建于1925年的贝尔电话实验室是一个传奇,晶体管、光电池是在这里发明的,射电天文学是在这里创建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朱棣文曾在这里工作过9年。如今,作为美国新任能源部部长,朱棣文的两大预算重点之一是:投资2.8亿美元,仿效贝尔实验室模式建立8个全新的能源研究中心。然而,据新出版的《科学》杂志报道,因为没有亲自推销自己的项目,美国国会拒绝了他的这一方案。
 
《科学》杂志的文章说:“对这位61岁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来说,这是一个异乎寻常的失误,因为在担任能源部部长的最初6个月里,他几乎没有错过一次向政治家们详细解释其想法的机会。”
 
8月初,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奥巴马政府的总统科学和技术顾问委员会在这里召开会议,这也是委员会的21位成员自4月底被任命后的首次聚会,会议邀请朱棣文和奥巴马政府的其他官员与会,请他们提出需要委员会推动的事情。在这个群星荟萃的会议上,朱棣文谈到了自己的这次失策,他畅所欲言,语惊四座。
 
开始时,朱棣文列举了能源部面临的两个关键问题。第一是很难评价和扩大科学教育项目,人们会问:你如何分析这些工作?如何输出这些工作?第二是工业界的创新障碍。之后,他开始了猛烈的进攻,他声称国防部在最近20年中放弃了对基础研究的支持,转而集中支持高风险、高回报;他指责美国生物医学界不恰当批评他们来自物理学界的同事,因为这些同事向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申请经费,他说:“我认为他们害怕部分计算机科学家们会拿走生物学家的钱。”
 
生物学家、NIH前院长、总统科学和技术顾问委员会共同主席哈罗德·瓦莫斯同意这个看法。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出任NIH院长期间,瓦莫斯曾推动多学科交叉研究。
 
朱棣文希望得到总统科学和技术顾问委员会的帮助,委员会里有诸多重量级人物,包括三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和谷歌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等。他请求委员会帮助他评估能源部拓展规模的利弊所在。
 
奥巴马政府承诺要减少碳排放、缓解美国对外国石油的依赖、促进稳定能源,如今,能源部担当起实现这些目标的领导责任;能源部今年的年度预算为240亿美元,在今年初高达7879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中,能源部又一次性获得了390亿美元。朱棣文清楚地表示,自己已经有了一些方案。
 
“我认为(在支持基础研究方面),能源部科学办公室和国家科学基金会(NSF)一样好,但我对应用领域有一些问题。”他说:“我希望从你们这里得到一些‘炮弹’(对一种论点、论文或看法攻击或辩护的方式)……因为,(在扩大具有商业潜力的研究方面)我们花了数十亿美元,我期望总统科学和技术顾问委员会仔细看看我们正在做什么。”
 
谈到为新研究中心付出的努力,朱棣文说他更喜欢将这些新中心称为“小型贝尔实验室”(Bell Lablets),因为他乐意效仿这个古老的电话垄断巨人所实施的多种富有成效的支持基础研究的方法。贝尔实验室的基本做法是:鉴别出一个重要的问题,然后再坚韧不拔、不屈不挠地寻找一个解决方案、尝试多种想法直到最后成功。“相反,”他说,“绝大多数接受政府基金组织资助的科学家总是被告知‘你有3年的时间可获得再资助,这取决于你所做的工作’。结果是产生了越来越多的低风险想法。”
 
贝尔实验室创建于1925年,当时,AT&T总裁华特·基佛德收购了西方电子公司的研究部门,成立了一个叫做“贝尔电话实验室公司”的独立实体。贝尔实验室的工作大致分为三类:基础研究、系统工程和应用开发,从射电天文学的建立、晶体管的发明、现代通讯理论基础的提出,到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发现、光电池的发明等,贝尔实验室的科学家们曾经做过出诸多重要工作;1996年,贝尔实验室脱离AT&T成为朗讯科技,2008年8月,朗讯在连续六个季度的亏损后,将贝尔实验室大楼售出。
 
朱棣文曾在贝尔实验室工作过9年多的时间。他1976年获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物理学博士学位;1978年~1983年担任贝尔实验室电磁现象研究的研究员;1983年~1987年担任贝尔实验室量子电子学研究部主任;1997年,因“发明了用激光冷却和俘获原子的方法”荣获诺贝尔物理学奖;2009年1月21日,他出任美国能源部第12任部长,之前是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主任。
 
在国会参议院于7月通过的2010年预算案中,有部分经费是给能源部资助的三个能源研究中心,而国会众议院则只同意资助其中一个研究中心。虽然朱棣文希望即将召开的众议院—参议院联合会能给更多的研究中心以资助,但他还是承诺明年要做更好的工作来推销自己的想法。
 
“国会总是问我的部署,他们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朱棣文对总统科学和技术顾问委员会的委员们说,“我确实没有花时间向每位成员单独进行解释,这是这里的工作方式,我已经学会了。”(王丹红)
 
《科学时报》 (2009-8-19 A4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查看所有评论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技术探测液—液界面化学过程 科学家发布7年宇宙观测结果
植物如何看见“光”? 半数诺贝尔科学奖尽归五大领域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