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邓兴军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发布时间:2009-8-4 10:22:08
选择字号:
美博士生多来自北大清华 应完善移民制度吸引人才回国
专家研讨:如何打赢正在全球掀起的没有硝烟的人才战争
 
2009年全国高招录取还没有结束,大批优秀中国高中毕业生却忙着出国。对于正在全国掀起的青年优秀人才流失海外现象,专家们表示极度担忧:“长此以往,我们如何打赢正在全球掀起的没有硝烟的人才战争?”
 
惊人数据
 
美国大学博士生来源 最多来自北大清华
 
在日前举行的“人才回归战略”研讨会上,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王辉耀在刚刚出版的《人才战争》一书中,披露了一组惊人数据。
 
“从1978年到2008年,我国先后派出世界最多的近140万留学生,回归率却不到三成。”王辉耀说,“1985年以来,清华大学80%、北京大学76%的高科技专业毕业生都去了美国。2006年,清华和北大分别以571名与507名博士输送量,成为美国大学博士生来源最多的两所院校。由于将近九成的中国科学与工程博士都会选择留在美国,因此,美国《科学》杂志2008年就把清华、北大看作是最肥沃的美国博士培养基地。”
 
据美国“全国科学理事会”统计,美国大约35%的科学与工程博士来自外国,其中22%来自中国内地,4%来自中国台湾,远高于排在第二名的印度的14%。这也意味着中国不仅仅是美国最大的外国科学与工程博士的输送国,也为美国科技与经济领先世界做出了杰出贡献。
 
“清华大学培养了大量芯片专业的研究生,百分之八九十跑到国外去了。于是就有一个这样的逻辑:中国花高价培养的人才流失到国外,给外国企业搞科技创新,然后这些跨国公司再来到中国,利用其创造的知识产权大发其财。”一名中国学者这样愤怒地形容本土的人才流失。
 
并不是只有清华、北大的学生前往海外并留下。2007年,美国各院校录取的国际研究生,也以来自中国的学生居于首位。“中国出生具备博士学历的海外人才,2003年仅在美国就超过6万人。甚至有研究者指出光在美国太空、军事等敏感部门工作的中国专家就有2万多人,这些中国人才的非凡贡献甚至经常得到美国各界的赞扬。”王辉耀说,而散布在世界各地的华裔人才更是不计其数,最保守地估计中国出生的海外人才应该超过10万以上。
 
王辉耀指出,中国目前还为英国、德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韩国等输送最大比例的留学生,例如日本大学的博士生有15.7%来自外国,攻读硕士的外国留学生则占9.6%,而这些外国留学生当中超过六成来自中国。由于中国留学生的回归比例不高,因此有多个国家表示要把中国留学生当作吸引国际人才的重点对象。
 
现状担忧
 
“有量无质”的人才资源仓促应对全球“人才战争”
 
随着金融危机席卷全球,没有硝烟的“人才战争”也悄然打响。“这个世界这么多年来发生过无数的战争,但是尽管大家为事业而战,为金钱而战,或者为宗教信仰而战,为统一独立而战等等,实际上没有一场战争比人才的战争更为致命或者更为重要。”王辉耀说,“特别是进入二十一世纪这个时代。”
 
但是,在人才回归战略研讨会上专家们对中国的“人才储备”表示担忧。
 
从1995年以来,中国的研发投入一直保持着19%的年增长率,在2005年已经达到了300亿美元,但并没有取得应有的成效。在瑞士洛桑管理学院2007年对55个国家和地区进行的全球竞争力评比中,中国研发人员总量第一,研发经费总额世界第六,但专利产出率却排在23位,基础研究是否增强长期经济发展的排名则为第17位。其主要原因是相关人才缺乏竞争力或者有量无质,以及资金没有得到充分合理的分配和使用。
 
“这就反映了当今中国在人才战争中一个致命的问题。”王辉耀说,“中国为美国等发达国家免费输出如此大量的人才,并不是因为本国人才过剩。相反,中国的情况是:人力资源总量庞大,人才资源却非常不足;受过高等教育的中低端人才数量可观,但高端人才却远远供不应求。”
 
事实上,现有的所谓“人才”还需要在层次和质量上打个问号。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清华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研究院副院长施一公就不客气地指出:“从大多数情况来说,我国的正教授平均水平尚未达到世界一流大学助理教授的水平。”
 
与此同时,“国际化教育就只是等同于英语语言教育”的认识误区,也让国际化人才的培养目标陷入“努力培养将才而非领军型帅才”的狭窄胡同里。“国外的大学教育根本不是这样。”王辉耀说,“去年我送女儿去哥伦比亚大学读书,就发现对于哥大的本科生来说,不管学任何专业,在大学一、二年级都需要完成学校设计的这些核心课程:当代文明、文学、音乐、艺术、科学、外语、历史、体育、写作等。”
 
专家建议
 
完善中国移民制度,吸引优秀人才回国
 
就在不少专家为国内优秀青年出国感到担忧的同时,一场意外的全球金融危机却给人才回流带来了好机会。“现在有一个新的回国的浪潮。” 美国众达律师事务所北京代表处合伙人、著名国际律师陶景洲说,“据说在伦敦,可能到明年年底,律师的失业要达到十万人,十万人里边肯定免不了要有中国籍的律师,他们肯定要寻找到中国来发展的机会。”
 
但是,让陶景洲等潜在担心的,就是现在他们是不得已而为之,到时候万一经济再腾飞起来,是不是人家又回归了,就是向另外一个方向的回归。“这倒是我现在就开始担心的问题了,就是制度性的设计。”陶景洲说,如果没有做到位的话,他们回到中国只是一个比较短暂的解决方案,而且从长期看,人才是不是真的能留得住还是个问题。
 
对此,王辉耀提出了具体的措施。
 
“首先我们应该建立一个顶尖人才扎根中国的制度,就是应该开放中国的人才引进,包括开放外籍人才移民到中国来。”王辉耀说,“我们现在还没有吸引外国人到中国来。比如现在很多的CEO也好,包括这些高层管理者,或者诺贝尔奖获得者、科学家,他们实际上有的是没有国界的。像联想前段时间用了美国人做CEO,尼桑用的巴西人,索尼是美国人。随着中国的经济发达起飞,也会吸引很多人移民到中国来,成为中国国籍的外国人士。”
 
王辉耀认为,我国也可以考虑承认或者默认双重国籍,目前香港地区、印度的模式等都不错;另外还应该放松绿卡,绿卡现在的门槛还很高,要达到工程师、达到教授或者达到高层次人才才能拿到多次往返签证获得绿卡,吸引人才可以稍微放宽,这样对于那些已经入了国外籍的中国留学生也好,或者外籍华人也好,可以考虑发放海外同胞证。
 
“我们更应扩大招收外国留学生。”王辉耀说,“我们在留学生这个问题上有巨大的赤字,比如说我们现在在海外有超过一百万的留学生,但是根据最新的统计,目前在华的外国留学生只有二十万人出头。中国在海外的留学生和海外在中国留学生的比例差距五倍,这个赤字非常大,我们也可以尽量改善。因为把外国留学生招来,也是吸收外国人才的一种方式,很多外国留学生实际上也会为中外交流做出贡献。”
 
记者手记
 
我们需要向全球打造“中国梦”
 
在国内,上大学是无数人的梦想。在全球,去美国发展成为无数人的梦想。目前,我们需要向全球打造“中国梦”。
 
“因为有了中国梦,许多优秀的外国人才就愿意来中国发展。”王辉耀说,“我们不是说这些人到中国来一下,我们希望他们长期定居中国,来中国发展,来中国安家的梦想,能够在中国挣到钱,但是也能把挣的钱留在中国。这样,中国梦获得的不只是在中国获取财富的中国机会,同时也是留下财富和人才的中国归宿。”
 
给国内外人才创造优良的发展机会,这是向全球打造“中国梦”的基础。在国内人才的培养和使用上,要用猎头的视角和手段;在吸引国外人才的措施上,设立中国移民局、非保密机构吸引国外优秀人才介入等,也是很不错的想法。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查看所有评论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型肺炎病毒3CL水解酶高分辨率晶体结构公布 稻米蛋白品质形成分子机制获揭示
鸽子羽毛让机器人像鸟一样飞翔 薇甘菊:“疯狂”的植物杀手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