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显峰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09-6-9 11:43:49
选择字号:
科技日报:对“论文公司”的无奈是法律的尴尬
 
市场真是个伟大的造物主。武汉市工商部门近日端掉了一家从事学术论文代写代发业务的公司,这个论文“梦工厂”招募专业“枪手”群,与国内200多家学术期刊有直接联系,提供代写代发“一条龙”服务。
 
这断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私底下的论文制售买卖早已风行,只是这尚且知道含蓄和遮掩。但这家公司,80多名硕士学历以上的专业写手、夜以继日地工厂化假造,委实壮观;据说工商人员前去查抄,业务员忙于接单竟然无暇顾及,确乎令人惊叹。
 
如此火爆的市场,才与“论文总数世界第一”的大国身份匹配嘛。至于质量如何,大可假以丰富的想象,因为文章的面孔大约与克隆和仿真的结果类似。对于学术而言,到处流窜着这么多相同的脸孔,是多么黑色的幽默啊。
 
至于论文买卖市场蔚为壮观的原因,无一例外的指责是量化考核。因为一刀切的指标,因为傻瓜式的评价,于是写论文和发论文对搞学术的人来说,就成了天大的事情。有人没时间或者搞不定,就有人出来收钱替你搞定,这迎合了市场经济规律。有人说这样的量化考核是在逼良为娼。
 
学术评价的确该改改了,这样的指责也没有错。但做学问的人总得坚守一些东西吧,我想道德感强的良家女子断然不会轻易就范的,纵然被逼无奈也会伺机逃脱。然而眼下,道德感的普遍缺失似乎成了学界中人的个性,这个社会的共性,为了某种利益半推半就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道德感的缺失固然有道德教育缺席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法律的缺位。论文造假和制售论文这样的事情毕竟不像杀人放火,当一个人屡试不爽且能从中得到好处(买假者晋升,售价者获利)的时候,他的道德感就会模糊,就会更加放纵。那道德的坚守者就成了最大的冤大头。
 
报道说,查抄“论文公司”的一位执法人员表示,论文交易实为公理所不容,但追究其法律责任,相关法律支持不够,只能以“超范围经营”立案调查,暂扣其涉嫌违规资料。而对于事涉其中的买论文者也是一宗糊涂罪。
 
这样的无奈令人深思。与我国这种法律缺位相比,国外对学术欺诈的处理早就进入了司法领域。韩国科学家黄禹锡近乎全球知名,但他造假被发现之后,很快被免去一切公职,被首尔大学辞退,摘掉了“韩国最高科学家”的帽子,首尔大学的校长还公开向国民道歉。更重要的是,随后韩国司法机关对黄禹锡论文造假事件进行司法调查。在司法调查后,首尔地方检察厅以欺诈、挪用公款及违反生命伦理法等罪名对黄禹锡提起诉讼。
 
但愿端掉这个论文造假窝点只是个开始,对那些涉及其中的卖家、买家和期刊的命运,期待将来的法律能给公众一个信服的答案。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查看所有评论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青藏高原和亚洲季风那点事被花粉暴露了 软体机器人可轻柔抓住深海水母
嫦娥四号揭开月背地下浅层结构神秘面纱 科学家破解胎盘异常潜在成因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