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卢晓东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09-11-10 8:15:30
选择字号:
科学时报:新教育部长能否从哲学层面深思教育
 
2009年9月4日温家宝总理到北京三十五中听了五节课后发表了长篇讲话,这篇讲话10月12日由《人民日报》等多家报纸刊登,题目为《教育大计,教师为本》。仅从题目上看这是一篇有关教师节的讲话。然而不然,这篇讲话直面了中国教育发展中的许多关键问题。
 
9月4日恰好是在共和国60周岁庆典之前。在9月的日子里,许多人都在清点新中国成立60周年本行业的成绩,甚至沉浸在取得的荣誉之中。温家宝总理在讲话中肯定了新中国成立60年来教育发展取得的成绩,更冷静地指出了我国教育所面临的问题。
 
“当前,我国教育改革和发展正处在关键时期”,“应该清醒地看到,我们的教育还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不适应国家对人才培养的要求”。
 
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于这个关键时期上任,责任重大,颇有一些受命于危难之际的感觉。如何使中国教育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适应国家对人才培养的要求成为对新教育部长的关键挑战。应对这两个问题,或者说在解决这两个问题方面有所推进,大约有两种思路以及教育政策可以跟进,一种是“工程”的思路,一种是“哲学”的思路。
 
温家宝总理在讲话中所提到的第一个问题,是杰出创新人才培养的问题。他说:“我们的学生也是很优秀的,在各种国际比赛当中经常名列前茅,许多到国外留学的学生学习成绩也很好。我们出去这么多留学生,也成长了一批人才,充实了各行各业,但确实很少有像李四光、钱学森、钱三强那样知名。每每想到这些,我又感到很内疚。”令总理内疚的这个问题也一直在困扰着中国教育界、科技界和新闻界,每年诺贝尔奖颁发的时候都会惯例性地引发讨论和关注,但学生的学习和考试还依然如故。
 
不能说我们的教师和家长的目标是与总理不同的,他们都非常希望培养出这样的人才,为此他们非常努力,这一类故事在新闻和街谈巷议中我们反复听到。尤其是家长,甚至从幼儿园时代就开始帮助和督促孩子艰苦学习,“不要输在起跑线上”。我们的学生从小就树立了理想,有许多学生想成为钱学森爷爷那样的伟大科学家,为国家和社会作贡献,为此他们一直主动或被动地努力学习。中学生的课程非常多,例如北京市高中课程改革后每个高中生毕业的学分要求是144,北京大学本科生四年毕业的学分要求是140(15学时=1学分)左右,这就是说北京市高中生在三年时间中的学习量和北京大学本科生四年的学习量是一样的!当然,北京市高中生与其他省市相比是最幸福的,其他省市的高中生要更加起早贪黑。中学生还必须学得非常精确,对有限知识中的每一个细节都要了解,因为考试特别是高考中我们常常考学生对细节的把握,作文中错几个字就要扣分,而生活中我们有很多机会不会因南错字而造成误解,或者有机会纠正这类简单的错误。
 
我们的大学生同样学得很多。以北京几所高校为例,北京外国语大学应用英语专业毕业的教学计划(2001年)总学时数是3260,按15学时=1学分折算,学分接近217;北京联合大学的毕业学分要求是200左右,北京物资学院计算机专业毕业学分要求为169……比较而言,我们的邻居日本这个已经培养出15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国家,本科毕业学分要求是124左右。
 
没有培养出创新人才,是因为我们的学生学得还不够多吗?他们对现有知识的掌握还不够精确吗?
 
于是培养创新型人才的一种思路,就是让我们的学生学得更多,把知识掌握得更精确,基础更扎实!许多大学现在办试验班,“单纯加法”的思路依然如故,福建某高校的试验班一二年级教学计划的学分安排总和就达到125学分!朱清时院士坦言,自从卸任校长后他才把问题想得更清楚。“长期以来,中国教育界有一个观念,认为知识越多,创新能力就越强;学历越高,创新的本事就越大”。这个观念岂止在教育界。
 
然而,从哲学的角度深入反思,什么是创新呢?钱学森先生说,创新就是“必须想别人没有想到的东西,说别人没有说过的话”。创新在认识上是从前人没有过的广度、深度观察和思考这个世界,在实践上是从前人没有过的角度将新的认识应用于世界。创新所需要突破的恰是旧有知识体系、思维框架和范式。
 
我们的学生学得越多、掌握得越精确,他们就会在旧有知识体系或者范式中沉溺得更深,陷入“范式陷阱”,当然突破就越发困难。另外,我们的教育体系、考试体系甚至用人体系都对这样的人予以奖励,有所谓高考状元,有所谓博士官员群体。作为旧有知识体系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在潜意识中也许不希望、或者会怠惰于创新。
 
这样看,我们的教育体系在创新人才培养的内在逻辑方面,已经陷入了一个死结。
 
这个死结显然不是一个工程问题,而是一个哲学问题。解开这个死结需要认识论层面、科学哲学层面的深入思考,才能有智慧的解答和智慧的教育政策。
 
过去多年,我们用“工程”的思路推进教育改革取得了一些成绩,但用“哲学”的思路少了一些。未来解开创新人才培养的死结、教育质量的死结以及教育发展中面临的其他难题,需要更多采用哲学的思路。袁贵仁部长毕业于哲学专业,也许会方便其从哲学层面深思教育,更好地回答温家宝总理代表中国所提出的问题。
 
《科学时报》 (2009-11-10 B1 大学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青藏高原和亚洲季风那点事被花粉暴露了 软体机器人可轻柔抓住深海水母
嫦娥四号揭开月背地下浅层结构神秘面纱 科学家破解胎盘异常潜在成因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