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楠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09-11-3 0:20:45
选择字号:
中国科大师生深切悼念钱学森:“最好的缅怀就是继承”

 
钱学森因病于2009年10月31日在北京逝世。11月1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举行师生代表座谈会,深切悼念“中国航天之父”,该校创始人之一、近代力学系首任系主任钱学森。
 
钱学森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钱学森是中国科技大学主要创始人之一。1958年春天,中国科学院京区一些研究所的科学家倡议:利用科学院的力量创办一所培养尖端科技人才的新型大学,钱学森是积极的倡导者。这一建议很快得到批准。1958年6月8日至9月20日,中国科技大学筹备期间,钱学森任中国科技大学筹备委员会委员。这个筹备委员会是经过中共中央批准成立的,由10人组成,其中中国科学院7人,包括郭沫若院长和两位副院长,两位副秘书长,一位学部主任,还有一位就是钱学森,他是唯一一位以研究所所长身份参加筹备委员会的。
 
中国科大成立后,郭沫若院长兼任校长,钱学森与力学所副所长郭永怀等著名科学家积极筹建力学和力学工程系(简称力学系),并确定该系设立高速空气动力学、高温固体力学、化学流体力学、土及岩石力学4个专业。钱学森兼任力学系系主任长达20年之久,为力学系的创建和发展奠定了基础,也为学校的整体建设贡献了力量。
 
1958年6月至8月,钱学森还与郭永怀合作,领导了中国科大化学物理系的创建工作,该系设高速化学反应动力学专业、物理力学专业。系主任由郭永怀担任,但是一些重大事宜主要由钱学森和郭永怀共同决策。
 
钱学森尽管工作繁忙,但他还是抽出时间给中国科大学生讲课。据近代力学系(1961年5月,力学和力学工程系改为近代力学系)58、59级留校的毕业生回忆,钱学森每次来学校,从不穿西装,只穿土布中山装、带布帽、穿布鞋。夏天来校时带草帽、穿短裤,而且带补丁。钱学森要求近代力学系的老师讲课不要按照以前的课本教,要按力学发展的最新内容讲,把最现代的知识传授给学生。
 
1963年,钱学森在科大开始招收、指导研究生,他和年轻同志一起草拟了物理力学专业研究生培养计划,从培养目标、研究方向、学习年限和时间分配、必修课程、学位论文、毕业论文、科学报告及讨论、教学实习、生产劳动9个方面对物理力学专业研究生培养工作提出了全面要求。
 
中国科大档案馆至今还保存着钱学森当年为近代力学系招生撰写的文章《力学的现状及其发展方向》原稿。他主讲的《火箭技术导论》后来改为《星际航行概论》,并编写专著,成为该校学生的专用教材。1962年,钱学森又为化学物理系58级学生主讲物理力学课程,《物理力学讲义》原著英文版,是他在美国时编写的。为了学生学习方便,在他主持下这本讲义译成中文出版,作为本校学生的专用教材。
 
钱学森学识渊博,教学认真负责,他的言传身教,胜过无数枯燥的说教,他的教育思想和实践活动,影响了近代力学系的几代师生。以至近代力学系的老三届学生今天见面时谈起来还很自豪。毕业后,他们无论是从事基础研究、应用研究,还是从事工程技术工作,都表现出基础好、知识面宽、适应性强、有后劲的优势,受到用人单位的好评。因为在学校的那几年听的是世界一流教授的课,打下了扎实的专业基础,学到了研究方法,懂得了如何学习、如何分析问题。
 
晚年的钱学森仍时时关心中国科大的建设与发展。1992年9月,他在给中科院院土葛庭燧的信中关切地问道:“现在中国科技大学有材料设计专业吗?似应设此专业,将来还可以设系。”1994年4月20日,他在给中科大时任校长汤洪高的信中说:“我也祝愿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在时代发展新方向:纳米科学技术,作出重要贡献。”同年6月,他在给近代力学系主任韩肇元教授、伍小平教授的信中写道:“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真是高新技术的突击手,而力学系也很称职,下决心像顾海澄教授那样预见至21世纪,开创新学科、新专业——材料设计专业!”1996年1月25日,他在给近代力学系主任虞吉林教授、伍小平教授和夏源明教授的信中写道:“今天我们能设想一个元部件的细观结构是可以随我们的意愿安排的……上述理论工作能展示我们的前途,你们不应该做吗?”
 
最好的缅怀就是继承钱老的精神
 
在座谈会上,中国科大党委副书记鹿明说:“去年50周年校庆前后,一系列关于学校传统与精神的讨论,使我深受教育。当时,在讨论钱学森先生塑像时,力学系的王秀喜老师拿着塑像小样稿端详又端详,他那种对老一辈科学家的敬仰之情,使我深深感受到老一辈科学家身上所散发出的巨大的精神感召力。”
 
丁世有老师从家中带来一摞他所撰写的钱学森与中国科大的有关文稿,一一细述钱学森倡议创办科大、担任力学系主任、给学生上课、指导学生搞小火箭研究等历史时刻。“最好的缅怀就是继承。”他说,只要我们一代代传承钱老精神,扎实工作努力奋斗,我们国家的科技事业就一定能取得更大的进步。
 
尹协远教授说,听到钱老逝世的消息,十分沉痛,也感到很突然。“在纪念钱老的相关报道中,我感到对钱老作为教育家的思想总结不够,我们有责任认真总结、宣传钱老的教育思想。钱老创办科大力学系,从教学大纲到课程设置再到科研实践,都亲自抓,特别是请来科学院的‘大炮’(著名科学家严济慈、吴文俊、林同骥等)给学生上课,充分体现了对科大学生的殷切希望。他特别强调教学内容上要做到理工结合、科学与技术结合,培养有科学研究能力的工程技术人才。这一教育思想对于科大力学学科的发展起到了奠基性作用。他在晚年几次向总理提出‘中国为什么一直培养不出大师级人才’这个问题,表明了他对我国高等教育的强烈关注和深刻思考。我们不但要学习钱老的科学精神,还要认真研究和学习钱老的教育思想。教育思想理应成为‘钱学’的重要组成部分。”
 
科大教师在会上纷纷发言,讲述了钱老与科大力学系几位教授关于材料设计专业建设与发展的通信,回忆起钱老当年创办力学系以及力学系后来围绕国家需求及时调整专业方向等过程,以及钱老教书育人的风采。大家无不对钱老敏锐的科学洞察力、强烈的爱国情怀、虚怀若谷提携后进的大师风范,以及时刻关注科大发展的“科大情结”甚为感佩。
 
学生代表、校学生会主席刘汉超等也在会上发言,对钱老逝世表示深切哀悼和缅怀,并表示将认真学习钱老的学术思想和优良品格,认真学习,努力工作,做一个能够传承钱老精神的合格的科大人。
 
《科学时报》 (2009-11-3 A4 纪念钱学森先生特别报道)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几十年减排难改全球气温 地膜覆盖增产多少?最新数据出炉
新细胞黏附分析技术可同时监测多种细胞 “大卫星群”可能是天文观测“杀手”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